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育儿

酗酒问题代价高家庭均摊1565元

发布时间:2019-05-22 04:27:46

酗酒问题代价高 家庭均摊1565元

摘要:   新州审计长PeterAchterstraat的一份报告发现,酗酒让新州家庭每年支付了超过1500元,年度总成本高达38.7亿元。审计长Achterstraat建议州府考虑向那些酗酒者收取费用以便追回成本。“我们听说过‘用者自付’的概 ...

新州审计长PeterAchterstraat的一份报告发现,酗酒让新州家庭每年支付了超过1500元,年度总成本高达38.7亿元。审计长Achterstraat建议州府考虑向那些酗酒者收取费用以便追回成本。“我们听说过‘用者自付’的概念,现在州府或许该考虑‘酗酒者自付’的做法。”他周二说,“那些酗酒的醉酒者应该为他们造成的损失买单。”不过,这一想法却被州府驳回了,因为他们担心这会使人们不再使用他们急需的医疗和其他政府机构服务。Actherstraat的报告称,大多数人都会理性地饮酒,“但还有很多人消费的酒精量已达到了危险的程度。”报告称,新州政府对“酗酒的成本和社会影响并没有全面的了解”。新州审计署(NSWAuditOffice)要求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University)估计酗酒给新州政府机构带去的成本。该大学经调查后发现,在2010年,这一成本为10.29亿元,即平均每户家庭分摊416元。成本的是新州警署,随后是家庭与社区服务厅(儿童保护成本和离家看护)和新州卫生厅(住院费用)。格里菲斯大学估计,在算入社会影响——包括因酗酒损失的生产力——之后,这一问题一年总成本是38.7亿元,即每个家庭平摊1565元。这其中,犯罪司法系统支付9亿1520万元,社区服务掏出2亿6310万元,医疗系统付5亿7570万元,生产力损失18.56亿元,道路事故承担2亿5660万元。Achterstraat说:“可以这么说:酗酒行为就象是真空吸尘器一样,吸走了政府服务的资源。”他建议州府每隔三年估算酗酒对政府机构造成的成本。“如果你有更多的信息,就能做出更好的决定。”“如果这个问题能进行量化的测量,就会更有利于州府管理。政府必须知道开销是多少,开销项目有那些以及开销的效能如何。”

网络大电影泡沫膨胀 盈利者不足5%
法制日报:垃圾短信禁令不能形同虚设
“僑愛心·慈善晚宴”輝映愛心之光在北京圓滿舉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