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养生

诗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49:53

你在昏暗的日光灯下思考了良久之后终于在白纸上写下了一个字“死”。然后你随手拿起旁边的半瓶劣质啤酒一饮而尽。你弄不明白近你的脑袋为什么总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你感觉一个诗人的灵气已经离你而去了,你认为那是背叛,那是对你的惩罚。你用手用力的捶打着脑袋,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似的。然而突然你又停了下来,因为你看到了一张只剩下一半的被烧焦的照片,照片上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是你去年去西藏的时候请人拍的,但是你为什么又要将它烧毁呢。你将那半张照片捡起来,你看见你的脸只剩下了一般,但却是那半张照片中为清晰的部分。你在思考是否应该将残余的半张也烧掉,不错,你的确是那样想的,因为你的右手已将备用的蜡烛点燃,然后拿着照片的左手缓缓的靠近蜡烛,照片在达到着火点后开始噼噼啪啪的燃烧,照片里的西藏以及你在噼噼啪啪的声响中也一同消失。与此同时你的嘴角还发生了一点变化,微微上扬。这时你头顶上的日光等突然开始闪烁不停,但你却又将蜡烛吹灭了,于是屋子里开始时明时暗,你的脸也若隐若现。你转过身,走出房间,没有锁门,消失在拐角。    之后你来到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杂货店,你在几瓶杂牌啤酒面前徘徊了一阵后终于选择了一瓶雪花,然后你搜遍了全身,总算凑够了一瓶啤酒的钱,当你递钱给老板的时候你看到了他脸上厌恶的表情,但你依然像什么也没看见一样,将钱放到柜台上就走出了杂货店,可你没注意到当你走出杂货店的时候,一个女孩已经盯了你良久。你在回屋的路上就将啤酒打开了,这次你并没有一饮而尽,而只是轻轻的啜了一小口。你觉得醉应该是品出来的,所以你决定认真的品尝,但你没有意识到你拿的只是一瓶啤酒。快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女海勾住了你的肩,她问你需要什么。你鄙夷的动了动嘴唇,但并没有说话。她又问你你的家在什么地方,你指了指不远处那个开着门的屋子。然后你就被她拉着跑进了房间,站定后,她气喘吁吁的将你手中的啤酒拿走并熟练的送到了自己的嘴里,你麻木的看着她将瓶里的酒喝完,你注意到她的面容姣好,身子丰腴而性感,有那么一瞬间,你甚至不愿意把她和妓女划上等号。但也就因为那一瞬间的想法,当她开始粗暴的吻你的时候,你奋力的将她推开,你的这一动作着实让她楞主了,但她还是随即抡了你一耳光,这是你不曾料到的。你的脸被她抡得偏向了门口,你不知道她还想怎样,所以你像一个雕塑一样矗立在那。她嗫嚅了一句妈的后就跑走了,并把啤酒瓶碰倒在地。瓶里剩下的泡沫流了出来,在地上尽力的伸展自己。你颓丧的走到书桌旁,之前你写的那个字就像一把剑一样刺进了你的心脏。你愤怒的伸手将那张纸揉成一团,你没有将纸团扔掉,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书桌的中央。然后你感觉后面有人在盯着你,你回过头,正好与她四目相对,不错,就是刚才的那个女孩。你还注意到她手里拿着四瓶啤酒,这让你迷惑不解了,她的举动让你之前的推论全部哄然倒塌。你仔细的凝望着她的脸,苍白却又不乏精致,浅浅的流海是你喜欢的样子,她的眸子应该是一汪秋水,因为你几乎在里面溺死。就当你还要观察她的时候,她将两瓶啤酒递到了你面前,你不知道是该接住还是不该接住,所以你将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你像一个孩童一样,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陌生人递过来的礼物。你们僵持了一端时间,然后她用力的将两瓶啤酒塞入你的手里,你不无惊讶的看着她。你猜想也许你们之间会发生点什么,比如说人们容易想到的那种事。但是她随即又走掉了,这次你盼望她能回来,你看着她从你的视线里消失,直到外面的霓虹逐渐亮起。但她并没有再回来。后来,你发现头顶上的日光灯早已不在闪烁了,橘黄色的光铺满了整个房间,同时一些白天看不见的东西在电灯的照耀下有了轮廓,简单的床铺,凌乱的书籍,硕大而破旧的旅行包以及几个木制的漆黑的凳子。你将房间的门关上,打开侧面的窗户。你住的是一间即将拆除的民用房,侧面是一座的楼房,你次看到一,二,三楼的浴室和卧室,这让你怀疑那座楼房是突然之间矗立起来的。楼房里的生活你是不敢奢望的,因为你除了能写一些阴郁而从没发表的诗而外,你真的什么都不会。你全部的生活费都是由朋友接济的,这让你感到很痛苦,让你觉得自己不是个男人。但你想一切都会好的,就像一切都会消亡一样。这样想的时候你看见二楼的卧室里的灯亮了起来,有一个人走到了窗户边上,那是个女的,但你从来没遇见过。你看见她将外衣脱了下来,优美的曲线顿时显露出来。她可能没发现你在看她,因为她将身上的一件衣服也脱了,你能够看见她的皮肤是白皙的,她挺起的乳房让你觉得造物主应该更偏爱女人,因为她们身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此时你希望她能在窗户边上多待一会儿,你觉得如此美好的艺术品因该认真而虔诚的欣赏。但她并没有满足你的意愿,你甚至还没有看见她的脸的时候她便从窗子边上消失了,接着你看见旁边浴室的灯亮了起来,你猜想她应该在泡澡或者淋浴。你期待着她能够再次出现在你的视线里,然而就像你在诗中写的那样:意愿总是和现实一起,将希望扑灭,梦想打散。就在你一眨眼的工夫,谁将窗帘拉上了,从身影看得出,那是个男人。你不无失落的垂下头来,咒骂那个男人的小气。也就是在你垂下头的时候,你想起了曾经那个令你痴迷的女孩,你觉得她不只让你欢喜,所以对她你从不用欢喜这个词。你觉得她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是圣洁的,你觉得你是污浊不堪的,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曾碰过她,包括牵手,接吻,你和她没有任何一次亲密的动作,或许是因为她认为你对她太冷漠了,虽然你把那叫做盛大的爱,她终还是离开了你,彻底的从你生活中消失,你辗转无数个城市,希望能将她找回,但你在花掉身上的几块钱的时候仍然没看到她的影子。后来你决定住下来等她,你依然幻想她某一天会从你的面前经过,接着你的眼眶里开始有晶莹的东西出现,冰凉的液体将你从记忆中拉回。    你抬起头,发现二楼的灯已经被关了。然后你向上看,你的视线在三楼停了下来,你看见两个人紧紧的拥在一起,很久没有分开,后来他们开始亲吻,热烈,疯狂。你再次看见一个被褪去衣服的女人,你觉得夜晚果然是欲望横行的时间,赤裸裸的欲望控制着无数人。你准备将窗子关上,因为你害怕再目睹与之相似的画面,并且你觉得自己在偷窥,这让你感到耻辱。然而你的目光被一楼的情景吸引住了,那才是你想要看到的。你认定她是一个少女,因为你觉得少女是纯洁的象征。你还私下里给她取了个名字——涟漪。涟漪在房间里悠闲的走来走去,从她陶醉的表情上你认为她应该在听音乐,《YourSmile》或者《IndianDreams》又或者《LessThanAPearl》。你固执的认她应该在上大学,有帅气的男朋友,温馨的家庭,灿烂的前程。你还想她应该喜欢文学,懂一些哲学,会欣赏高雅的艺术,会写舒缓而又美妙的现代诗。事实证明你猜到了很多,因为不久就有一个中年男子走进来,那应该是她父亲,你看见他替她理了理好看的流海,然后对着她说了些什么,当然你是听不到的,他微笑着走出了房间。从女孩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父亲说的话因该让她欢喜,因为她的脸上洋溢的分明是快乐和幸福。你甚至觉得有必要和她认识,并希望能和她有一次愉快的畅谈。然而你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在房屋拆除的时候,你就不得不离开了。为了将这样的情景留到记忆里,为了以后可以时常念想那个女孩,你将窗子关上了,这样你的心里将会一直有一个牵挂。  此时的屋里已经明亮了许多,你认为那是你的眼睛习惯了微光。现在你能看见地上的啤酒泡沫早已不见了,那个纸团也滚到了书桌的边缘,两瓶啤酒安然的放在一个大木凳上。你并没有还想喝点酒的意思,所以你走过去将两瓶啤酒放到了书桌下面,并顺手将书桌上的那团纸扔进了垃圾箱。做完这些过后你感到肚子里有轱辘轱辘的声响,可你身上已经没有哪怕一毛钱了。你揉着自己的头发蹲了下去,你感自己与一个乞丐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但你又突然站了起来,你跑到书桌旁将两瓶啤酒拿了起来,接着你打开门,走出去,转身将门锁上,你又来到了那家24小时营业的杂货店。店主并没有认出你下午才来过。所以亲热的同你打招呼。你在店里彳亍了半天才鼓起勇气走到店主面前,你想用手中的啤酒换几包方便面,前一秒还笑脸相迎的店主在明白你的意思之后不耐烦的拒绝了你的请求,但你不肯罢休,或许是店主贪小便宜才答应用你的两瓶啤酒换她的两包方便面,但按理应该换四包。然而你已经感到很满足了,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占了便宜。你应该很饿了,因为刚一走出杂货店你便迫不及待的撕开了一包面直接吃了起来,周围往来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你,某些人甚至私下里认为你是一个疯子。当然你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你吃得很快,还没到屋的时候包方便面就已经被你吃完了,你接着准备把另一把也打开,但你又停了下来,你想到了你应该把这包留到明天,所以你将剩下的那包方便面放进了衣袋并加快了步子,你已经很累了。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打开门的时候你想起了下午那个女孩,那个粗暴的吻你并抡你耳光的女孩。并且你仿佛看见她就躺在床上。你想她到底还是回来了,你蹒跚的走到床边,试图用手去抚摸她的脸蛋,可你发现,你怎么也够不到她,于是你爬上床,躺下来,再惯性的将手伸出去,你想这一次应该会触摸到她温润的肌肤,然而你不知道在你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你触摸到的只是冰冷而粗糙的被子。 共 37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硬而不坚的治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哪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