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故事

到底破产还是重组东星航空待解生死局

发布时间:2019-08-19 18:53:47

到底破产还是重组 东星航空待解“生死局”

深陷破产与重组旋涡的东星航空有限公司(East Star Airlines Co., Ltd., 简称“东星航空”)再起波澜,8月17日,又一匹黑马“出现”——信中利投资集团董事长汪潮涌宣布出资2亿至3亿重整东星航空,并已向法院递交具体重整方案。

从今年3月15日,东星航空被全面停飞开始,半年来围绕其资产到底是破产还是重组,破产管理人、债权人和其他投资方轮番角力。今年6月12日,东星航空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中航油递交的重组申请被武汉中院驳回;10天之后的6月22日,一个名为上海宇界的“神秘”战略投资者“突然”杀出,拟5亿重组东星航空,随后招致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的“激烈”反对;7月上旬,以中航油为首,包括多家机场在内的债权人再次向法院提出重组东星航空的申请及方案。

东星航空这个曾经以低价机票搅动支线航空市场的民营航空公司,在重组与破产的博弈中,再次牵动起众多利益方的神经。

2009年初

国航拟收购东星航空,并签署了重组意向书。但终因种种原因,谈判破裂

3月15日

因“无力偿还欠债,且内部管理薄弱”,东星航空被全面停飞

3月30日

武汉中院立案受理东星航空破产清算案。破产管理人称负债巨大,重整无可能性

4月8日起

中航油旗下油料公司、多家机场公司等向武汉中院提出对东星航空进行重整的申请

6月22日

东星集团引入上海宇界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拟出资5亿元重组东星航空

8月17日

信中利投资集团董事长汪潮涌宣布出资2亿至3亿重整东星航空,并已向法院递交具体方案

一个月前,7月17日清晨,北京艾维克酒店的东星航空资产状况发布会上,没人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一位不起眼的中年男人,他一言不发,盯着窗外的阴霾天气。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他竟成为扭转东星航空生死危局的关键人物。

“我们与湖北高院的沟通非常顺利,快两周内就会宣判。”8月17日,这位号称中国私募界“敢玩”的投资家,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汪潮涌正式宣布出资亿重整武汉民营企业东星航空公司。

重组方轮番登场

“东星航空将不再是一家单纯的私营航空公司。”汪潮涌表示,信中利已经在8月12日向法院递交了具体重整方案。如果获批,破产重整后的新东星航空将实现股权多元化,但各方具体的股权比例还要等法院的判决和各方的商谈结果。

早在1个多月前,信中利就已经同武汉市政府、部分债权人等进行了沟通。汪潮涌表示还将再次前往湖北,与各部门进行深度沟通,希望让东星航空在资本、团队、战略上都重整重生。

“这意味着兰世立所持有的东星航空的股权将被稀释。”对此,东星集团战略发展部高级经理朱霖表示,届时,新东星航空除信中利之外,还包括东星集团、债转股之后的各方债权人,未来年之内还将引进战略投资者并上市引进公众股东。目前,东星集团持有东星航空40%的股权,而东星航空董事长兰世立拥有东星集团100%股权。

事实上,自今年3月,武汉中院立案受理了东星航空破产清算以来,多家债权人考虑到自身利益,提出对东星航空进行重组。汪潮涌已经是第三拨重组投资方——前两拨的重组申请已经递交法院。

今年6月12日,东星航空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中航油递交的重组申请被武汉中院驳回;6月22日,东星航空大股东东星国旅向法院递交申请,引进上海宇界作为战略投资者,投资5亿重组东星航空。7月上旬,东星航空的其他债权人如郑州新郑机场、广州白云机场、武汉天河机场、南京机场、青岛机场、深圳机场、杭州机场等都已向法院提出重组东星航空的申请。

作为提出重组方案的战略投资者之一,上海宇界的代理律师表示,包括油料公司、机场公司在内的大多数境内债权人都倾向于对东星航空进行破产重整,并愿以延缓还款期限、债转股、注入资金等方式切实推动东星航空的重整。这让濒临破产清算的武汉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迎来了新的希望。

遭“被下岗”员工质疑

在东星航空破产与重组之争中,力主破产清算的一方是由武汉市交通委员会、法制办、总工会、公安局等部门代表组成的“东星破产管理人”。此前对于东星债权人、上海宇界等提出的重组方案,破产管理人一直予以反对。

对此,汪潮涌认为,“东星破产对民营经济形象是个损害,同时上千名员工下岗失业也会对社会形成不安定因素,这正是破产管理人方面所担忧的。”

事实上,正如汪潮涌所描述的,东星航空一旦破产,将很可能成为武汉市政府一个不小的难题。

7月23日早9点,一群年轻人守在位于北京隆福寺街的民航局门口,等候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专门从武汉赶到北京。“我们就是想来民航局反映一下东星航空停飞这三个月来,公司员工所遭遇的委屈。”一位女孩表示,如果东星没有停飞,她现在已经从培训期转为一名正式的空姐。

这十余名员工是原东星航空招收的第五批、第六批空乘共73位员工中的代表,曾于2008年4月和9月分别与北京经贸航空服务学院签订了定向招收航空人员的书面合同,并通过面试进入东星航空,同时每人缴纳15万元的培训费用,到今年3月15日时,培训期即将结束并将与东星航空签署正式劳动合同。“但公司突然停飞,这让我们之前缴纳的培训费用打了水漂。”一位员工表示。

对此,民航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东星是出于经营原因导致停航,因此民航局方面无法解决根本性问题。据破产管理人介绍,东星航空原有员工1400余人,目前于6月25日正式运营的国航湖北分公司已接收641人。但剩下的员工尚无具体解决方案。

资金成重组关键

朱霖对本报透露,破产管理人之前一直是东星航空重组的障碍,曾对外明确宣布东星航空“重整无望”,但现在,“破产管理人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

在7月23日的沟通会上,员工代表一个重要的质疑是,“政府为何要插手东星航空与国航母公司中航集团的并购重组谈判?”

“鬼想插手!”这位武汉市交通委员会的代表操着浓重的武汉口音无奈地说。

该负责人介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受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市场下滑影响,东星航空运营出现资金困难,据当时的公司法人代表周永前介绍,东星航空频繁与外界签署借款合同,一借就是几千万。

甚至武汉市政府也多次出面,为东星航空协调解决资金问题,但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东星航空的“资金止渴”。去年年底,兰世立到北京拜访中国国航董事长孔栋,提出由国航出面并购重组东星航空。

双方于今年1月7日就签署了重组意向书,并先期支付给东星航空9000万元。但随后事情发生意料之外的变化,由于对国航的出价不满意,兰世立提出在接受5.8亿债务之外,还要国航出资5亿现金,否则“打死都不签字”,并于3月13日发布拒绝国航收购的公告,为安全考虑,政府方面随后紧急申请停航。

鉴于,“东星航空负债巨大,目前已没有自己的航线资源,安全飞行条件已无改善可能,失去了重整的基本条件。”破产管理人对外宣称,东星航空已进入破产清算,重整没有可能性。随后,以中航油旗下燃料公司为首的东星航空多个债权人轮番登场,向武汉市中院递交东星航空重组申请。

在围绕东星航空是否有重组希望问题上,破产管理人代表表示,“只要能拿出真金白银,我们支持东星航空进入破产重组。但到目前为止,上海宇界、中航油、郑州机场和白云机场等提出重整东星航空的各方均未提交任何具体出资重组计划。”

该破产管理人代表强调,国有债权人提出重整东星是为减少自身损失,并没有真正的出资计划。对此,中航油代理律师尹正友表示,重整东星航空当然需要注入相当的资金,中航油此前已经作了充分论证,但重整申请人不能在进入重整程序之前即交纳巨额资金。而上海宇界方面也回应称,已经有银行向上海宇界出具了2亿元的贷款承诺函。

投资人看好未来发展

尽管东星航空债务关系繁复、“负债累累”,但汪潮涌的看法依然很乐观。

“东星航空作为一家民营航空公司,其航线等资源是非常宝贵的。”汪潮涌认为,武汉是华中腹地,相当于中国的芝加哥,是关键的中部枢纽港,有足够的条件发展成华中地区甚至亚洲的航空枢纽中心。

但汪潮涌强调,信中利集团对东星航空的重组是单纯的投资行为,等东星航空重新走上正轨以后将适时退出。据介绍,此次重整东星航空的亿人民币的资金将全部出自信中利的自有资金,而后续资金的投入要看市场发展对资金的需要,按照公司的业绩来决定。

对于新东星航空的定位,汪潮涌表示,未来新东星航空的市场定位将更专注于区域旅游市场,避免与三大航在国内主路航线进行正面竞争。

重整后的新东星航空,未来5年的财务预测将集中在三大业务板块:原有主流航线市场业务、区域旅游专线市场业务和高端公务机市场业务。以华中五省丰富的旅游资源作为依托,结合东星集团自身的旅游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旅游专线。

东星集团战略发展部高级经理朱霖也表示,一旦法院宣布重整,东星航空今年3月份被暂停的航线将恢复运营。重新启动之后,东星航空将先租赁3架飞机,同时保证28名飞行员和公司其他员工尽快就业。然后在其他国内国际航空公司物色经验丰富的高管,积极引入国际战略投资人,有望年实现盈利,并走向资本市场。

“法院可能会从中选出一个的重组方案,或综合这些投资方案,也可能终判定破产。”东星集团战略发展部相关人士对表示,预计可能会在两周内出结果,但具体情况目前仍无法判定。0荐闻榜(《新京报》,

免费微商城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可以自己开发吗
公众号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