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故事

民营加油站的抉择卖身还是苦撑

发布时间:2019-02-22 01:58:14

民营加油站的抉择:卖身还是苦撑

生意社09月25日讯

随着近期国际油价的飙升,原本就惨淡经营的民营加油站生存更加艰难 “近国际油价涨到多少了?”上海贝林达集团总裁助理潘真向早报询问,“这段时间我不敢看盘,只知道油价在突破80美元后,还一个劲地往上蹿,没办法,这么高的油价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承受范围。” 与此同时,民营油企集体打包卖给外资也有了新的进展,昨天,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中油商会)副会长张顺杰向早报透露,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计划在大连收购30家加油站,“目前已经买了20家,另外在沈阳、锦州的收购也在有条不紊地展开。” “外资进入中国的阶段是要抓紧布点,所以展开大肆的收购。同时,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在内的国资巨头,也通过并购民营油企来发展自己。”潘真表示,“中国民营加油站面临着大洗牌,我们也计划融资2亿元收购加油站,虽然目前中国民营油企的处境整体比较艰难,但我们对这个行业非常有信心。” 亏损继续扩大 贝林达集团总部虽位于上海,其加油站资产却主要集中在江苏。单以加油站的数量计算,贝林达有近60个站,仅次于湖北天发集团,在民营加油站企业中排在第二。天发集团在长江以北的省份有100个加油站,但随着龚家龙的落狱,旗下的加油站资产,也可能落入中石油或中石化两大巨头的手中。 贝林达的经营状况是高油价下中国民营油企的一个缩影。据贝林达总裁助理潘真介绍,今年一二月份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3月份有所好转,4月份到6月份大有改观,汽油的毛利率冲到5%,柴油的利润相对较薄,7月份随着国际油价的飙升,经营状况开始迅速恶化。“主要是成品油的批发价提高了,我们的需求量较大,又和炼油厂有多年的合作关系,能拿到油还算不错,小一点的企业连油都拿不到。预计今年的亏损面要比往年增大。” 这几年贝林达的日子也特别的窘迫,潘真向早报算了一笔账。“我们每年的毛利基本维持在0.5%左右,一年的销售额大概是2亿元,毛利才100万元,而每年仅人力成本就得500万元。加上物流等费用,从2001年开始,平均每年亏损600万元,到现在已经累计亏了3000万元。” 了解到,贝林达原来在上海也有3家加油站,2002年贝林达陷入财政危机时,将上海的3家加油站以及江苏的5家加油站,卖给了中石化,募得约2亿元的现金,这部分资金相当一部分用于偿还债务,余下的则刚好填上了这几年的“窟窿”。 曾经的“黄金时代” 民营油企的发展和政策息息相关。上世纪90年代,政策面的宽松,带来了民营油企的迅速发展壮大,而在2001年以后,政策面的收紧,结束了民营油企的好光景。 1994年到1998年,是民营加油站发展的黄金时期。贝林达正是在那个阶段崛起,掘得了企业发展的桶金,创始人王家强凭借其多年的商场经验,在上海的闸北区开了3家加油站,效益异常火爆,“那几年的时候,毛利率能达到30%。” 此后,贝林达开进江苏,和一家上市公司签署了框架协议,准备联合收购100家加油站。不料事情过半时,这家公司遭遇了资金困境,突然撤资,贝林达陷入了财政窘境,双方为此对簿公堂,官司至今未了。 而1999年国家出台了“38号文”,更让贝林达雪上加霜,“38号文”明确规定,除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集团之外,不允许独立的成品油批发企业存在,2001年,国务院办公厅又重申“38号文”的精神,规定新建加油站统一由中石油、中石化这两大集团全资或控股建设,针对民营油企的大进一步收紧。 “也就是从2001年起,包括贝林达在内的许多中国民营加油站陷入了亏损。”潘真介绍。 不过,也有专家并不认同加油站普遍陷入亏损的事实。中国加油站主编李昱向早报表示,他刚刚从山东走访回来,了解到的情况是,规模小的企业确实陷入亏损,但有实力的加油站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另外,山东、陕西的民营油企日子,要比沿海地区的企业好过。“这主要是山东、陕西、东北等地有地方炼油厂,而沿海地区没有民营炼油厂,不得不依赖两大巨头,成品油供应紧张时就拿不到油,更谈不上经营了。” 但不可否认,民营加油站的黄金发展期已经过去了。 “卖身”求存 尽管卖油一直处于巨亏的窘境,但加油站的“壳资源”,以及加油站的地产这些年来一直在升值,所以总体而言,民营加油站老板的财富并未缩水,一旦套现,不但可以弥补多年的亏损,还有非常大的盈利空间。 贝林达总裁助理潘真介绍,2002年贝林达在上海出售的3个加油站,当年每家的售价是1500万元,“这几年地产涨幅太快,再者加油站的资源越来越稀缺,售价翻了好几番,现在一个站能卖到1亿元以上。”业内人士向早报透露,由于大多数的民营油企手头只有一两家加油站,实力比较弱,缺乏稳定的油源,特别是在油价波动时,一旦亏损很难撑下去,只有卖站。“像贝林达这样的大公司,卖几个站可以撑几年,但小的企业卖一两个站就没有资产了。” “据我了解,有一些人就是专门建造加油站,自身并不经营,建好后再转手卖钱。”中国加油站主编李昱告诉早报,“这些人在当地有深厚的人脉资源,他们能在高速公路、国道旁边拿到地,而中石油、中石化则拿不到地,更别说国外的壳牌,等加油站建造好后,他们再转手倒卖出去,赚了一笔不少的钱。” 而此时,随着我国逐步兑现WTO承诺,外资石油巨头加快圈地步伐。而民营加油站的疲软,正好让它们乘虚而入。 除了壳牌、道达尔收购民营油企外,韩国的SK、LG这两家公司也加入收购大战。目前SK、LG均已登陆山东,计划进一步收购山东地方炼油厂、油库、码头、加油站,以把山东作为其在中国拓展石油流通领域的据点。此前,韩国SK集团曾在济南、LG集团曾在青岛分别开设了加油站。 不单是外资巨头,国内的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也纷纷在各自的地盘上“收编”民营企业。在上海,经过这几年的并购,中石化的龙头地位得以稳固;而在南方,中海油也正在和民营加油站洽谈并购事宜,欲以广东地区为突破口,逐渐与中石油、中石化在下游市场争得一席之地。 针对民营油企集体打包卖给国外巨头一事,昨天,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博士向早报表示,“好多民营企业做事情本身并不是为了做实业,只是想做起一个框架之后卖个高价。只要外资垄断不了我们的加油站络,他们高价向外资套现没什么不好。” “况且,(加油站)这个壳资源的价格也有不少泡沫,从盈利角度来讲,在泡沫峰时卖给外资,也是不错的生意。”梅新育称。 “黎明前的黑暗” 早报在上海贝林达集团站上看到,该公司正准备募集2亿元的资金,主要用于加油站连锁、批发仓储物流、炼油厂以及相关配套产业。潘真向早报证实了上述消息的真实性,“我现在正和几家风投在谈,现在很多民营企业撑不下去了,准备出售加油站,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 潘真介绍,“2亿元的融资,一是要继续在江苏收购加油站,铺设点;加油站多了,物流管理的成本自然也会降低;二是准备收购一个储量在1万立方米的油库,这是国家商务部规定的门槛,大约能储存7000多吨的成品油,储量的增加能避免油价的波动;第三就是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终,我们期望能够登陆境外的资本市场。” 另外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告诉早报,其实加油站很多项目现在还没有开发出来,“比如洗车、汽车美容、便利店等业务,民营加油站里基本上没有这块业务,而在欧洲一些国家,这块业务带来的价值,是加油站业务的一倍。” 潘真还透露,境外的一些风投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但目前还处于研究阶段,尚无实质性进展。 不过,中油商会会长赵友山却给贝林达泼了点冷水。昨天,赵友山在接受早报采访时表示,“贝林达的收购很难做得到,因为企业没有那么大的实力,这点钱收购不了几个加油站。” “民营油企的苦日子可能很快就熬过去了,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上海贝林达集团总裁助理潘真向早报表示。 潘真的自信来自两个方面,一是随着经济的开放程度日益扩大,对民营企业的歧视和限制性措施终会取消;第二,汽车保有量的增加,必然会带动成品油消费量的增加。 数据显示,去年年底全国汽车保有量达到3586万辆,汽车用油已经达到9000万吨。保守估计,到2020年,我国汽车保有量将超过1亿辆,汽车用油将达到2.5亿吨。 “在现有两大巨头垄断局面尚未打破的情况下,汽车保有量的增加,势必带动成品油的需求增加,这对民营加油站来说,意味着一个巨大的发展空间,况且对待民营企业的政策也在逐步放开。”中国加油站主编李昱表示。 延伸 商务部:成品油市场初步形成竞争格局 新华社北京9月24日电24日从商务部获悉,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等一批企业日前被赋予原油或成品油经营资格。 商务部第73号公告称,依据《行政许可法》《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和《原油市场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赋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油销售和原油仓储经营资格。商务部同时赋予中油首钢(北京)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北京市燕房石油化工服务有限公司、云南强林石化有限公司成品油批发经营资格。另外,赋予秦皇岛港务局集团有限公司、日照滨海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故城县热电民用能源供应中心成品油仓储经营资格。 根据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2006年12月11日我国开放了国内原油、成品油批发经营权。无论所有制形式、内外资企业,只要符合《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和《原油市场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都可申请成品油和原油的批发、仓储经营资格。 今年以来,一批中外合资企业、民营企业获得了国内成品油经营资格。商务部有关负责人指出,这标志着国内成品油市场初步形成了油源和经营主体多元化、品牌和服务差异化的市场竞争格局。

智汇与共赢2018第七届高校GIS论坛一
白居易饱食闲坐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C罗喜欢的进球是下一个足球就是我的生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