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游戏

享低保和特困补助双重保险残疾人走上不同人

发布时间:2020-07-01 18:53:41

享低保和特困补助双重保险 残疾人走上不同人生路

新桂-南国今报 毛秋雁2003年,柳州市政府全面终止了残疾人营运车辆的营运资格,为了安置这些车主,政府将他们纳入低保管理范畴,在此基础上他们还可享受着残疾人特困补助。在低保和特困补助双重保险下——干不干活一个样?从2003年5月20日起,柳州市所有的残疾人营运车退出营运市场,其车辆只能作为残疾人代步工具。在这次整治中,一直以残疾车搭客为生的黄先生也失业了。为了安置这些残疾人,柳州市政府出台政策,将符合条件的车主纳入低保管理范畴。此后,被纳入低保管理的黄先生就没有找过工作。黄一家5口人,今年40多岁的他从小患有小儿麻痹,双脚行动不便,他只能以残疾车搭客为生。10年前,经人介绍黄认识了农村来柳州打工的妻子,他们共生育了3个子女,现均已上小学。妻子没有文化,找工作很难,结婚后,妻子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家照顾孩子。2003年以前,一家人全靠黄搭客赚钱。残疾车被终止营运后,按照柳州市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黄一家都可享受低保补贴。按照当时每月每个人173元低保补贴,他家总共可得到865元,再加上他是残疾人,柳州市残联又给予100元的残疾人特困补助,他家“总收入”是965元,比他以前搭客的收入还多。而按照现行低保金标准(低保补助每人190元),黄先生家现在的“总收入”则更高。在政府的双重保险下,黄就不再出去找工作了。柳州市柳南区残联的工作人员曾多次找到他,想给他找工作,但都被他拒绝了。后来,工作人员才明白其中的问题所在。如果黄先生找工作,依他现有的文化水平低,他的工资大概在500元左右。按照低保发放的要求,他的工资要被冲抵低保收入。照此算,他原本稳定的近1000元的“收入”,就要减去500元。如此这般,黄不仅每天都要上班,得的钱仍和以前一样,不仅辛苦,生活质量也没有任何提高。因此,黄先生根本不想去工作。“其实,老黄并不是对家庭没有,也不是不想改变现有生活的状态,只是他认为依照的他现有的情况,‘坐享其成’是最保险也是最安全的‘就业’方式”。工作人员常听黄的邻居说,其实黄为了贴补家用,经常深夜出门,试着用他残破的代步工具偷偷搭客。之所以深夜出门,目的只为了不让人看到,不被有关管理部门知道而因此失去领取低保的资格。从柳州市残疾人联合会了解到,柳州市有各类残疾人15.1万人,城镇有一定劳动能力的残疾人有1.6万人,其中有就业愿望的有1.3万人,占有一定劳动能力残疾人总数的81%。其余的大部分人就期望依靠低保金生活。要“安逸”还是自尊“我最初开始工作时,心里充满了矛盾,即想通过工作来体现自身价值,又不甘心自己的低保金被工资抵消,但是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就业。”从2003年,廖建忠不开残疾车搭客后,他和黄先生一样一直都没有主动找工作,社区为他找店铺开商店、安排至福利厂做工,但是他总感觉不合适。2004年8月,柳州市柳南区政府在全市进行试点,首次向残疾人招聘社区协管员,协管员的工作就是为社区残疾人服务,为他们建档立卡、办理各种有关手续等等琐碎的工作,试行“残疾人管残疾人,残疾人的事残疾人做”的工作方式。协管员享受“4050”人员公益岗位待遇,工资由柳州市政府全额拨款,同时政府还为他们办理的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这次廖建忠参加了应聘,并顺利上岗了。廖家共有6口人,在此之前,家中惟一的工作来源就是弟弟开的一家小理发店,一个月收入仅仅为240元。于是按照人口计算,享受低保和特困残疾人待遇的廖先生,一个月可以拿到1240元,再减去弟弟的收入他仍可得到近1000元。如今,廖当上了协管员后,他的低保金就要从1000元减去500元,最终他家的总收入不变。廖现在需要每天上班8小时,如果从“成本”上核算,收入和以前一样多,但经过半年的工作后,廖认为自己过得很充实,他没有为自己的选择后悔。11日下午,在南站办事处找到廖时,他刚好从一个头发花白的罗阿婆手中接过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关心残疾人温饱生活”。罗此行是特别来感谢廖以及南站办事处的。今年70多岁的罗家有两名智残的孩子,均都没有工作能力,早年一家人全靠丈夫的退休金生活。两年前,老伴去世,一家人惟一的收入就是丈夫所在厂矿给予的140元生活补助。自从做了协管员后,廖走访了该社区所有的残疾人家庭,得知罗的情况后,他立即向社区领导反映,当时,罗连帮助两个儿子申请残疾人证件的智残鉴定费都交纳不起。社区立即先为罗垫付了钱,帮助两孩子办理了残疾人证件,让他们领取应得的低保补贴和特困补贴。如今,罗每月可领到630元,生活比以前有了较大的改善。当从罗手中接过锦旗,廖建忠笑得比阿婆还要开心。廖说,最初参加工作时,心里也很矛盾,生怕累坏了自己,得钱又少。但是通过半年多的工作经历,他认为工作的感觉真好。他解释说,吃低保会永远有种被接济的自卑感,而现在工作了,政府为他们办理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干够一定年限,他就可以享受退休待遇,生活方式和平常人一样,拿钱也心安理得。他认为有了工作,就有了他人对自己的尊重,生活充满了阳光。天天都在找工作同是残疾人,但小舒的待遇却和黄先生和廖建忠的情况完全不同,小舒生活在健康家庭中,因此享受不了低保补助,也没有残疾人特困补助,小舒只有依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小舒的性格也相对其他残疾人显得独立。小舒原先并非残疾人,她以前是某技校的学生,和其他正常学生一样。2000年,小舒得到了一场怪病,全身莫名其妙地出脓,全区不少知名医生都对其进行了会诊,但都没有诊断出她的真实病情,后来她的双腿就出现了萎缩。从健康人到残疾人,小舒经受着两种不同的境域,让她对残疾人就业难也深有感触。小舒说,刚毕业时,她找工作很容易,服务员、业务员,只要想做,她总能找到工作。但是自从她成为肢残人后,她就被工作拒之门外。小舒家并没有黄先生那么艰难,她的父母都已退休,弟弟在某公司当保安,家中虽然不富裕,但是也不太窘迫,因此,她并不在低保的照顾范围之内,要一家人养活她不成问题。但是小舒不希望成为家中负担,她想自己养活自己。如今,小舒是天天都往柳州市各大职介所跑,生怕错过一次就业机会。如今,在残联安排下,她到了一家工厂做门卫,月工资480元,但是小舒已经很满足了,她希望自己能利用时间多学一些东西,以后找个更好的工作,或者能换到更好的岗位上去。如何鼓励残疾人就业“在终止残疾营运车营运后,我们曾经努力为这些残疾人安排就业,2003年,我们举办了一次残疾人招聘会,会上设立了近70个岗位,但是经过一段时间,能够愿意并且真正的走上工作岗位的只有10人。”柳州市柳南区残疾人协会理事长罗毅向介绍为残疾人安排工作的难度。罗介绍说,现在残疾人就业出现了两种情况。一般生活在健康家庭中的残疾人,受到家庭成员的影响,他们更愿意积极努力的寻找工作,而依靠低保生活的家庭,家中的主要劳力都丧失了工作能力,一家人习惯了等待政府的帮助。在她接触的不少享受低保待遇残疾人中,30%有着不想工作的想法。长期以往下去,势必会造成一个恶性循环,吃低保的人永远都依靠低保生活,这样,他们和整个社会离得越来越远,将永远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生活状态难以改变。罗毅说,柳南区在全自治区中率先开设了残疾人协管员岗位,结合残疾人的现状,他们和市政府协调改善残疾人的补助办法。具设想是,能够保证享受低保待遇的残疾人参加工作后,所得工资不抵消他的低保金,而是在原来低保的工资上,加上现有工资,让残疾人就业无担忧。对于这项措施,柳州市肢残协会副会长廖勇表示赞成。他认为,残疾人每迈出一步,都比正常人艰辛许多。残疾人参加就业,不仅减轻了政府的负担,而且让他们的人生有了新的希望,这些工资对于在吃低保的残疾人来说,平均到家庭每一成员中并不多,这些收入对于健康家庭来说微乎其微,但是对于没有任何收入的残疾人家庭却意义重大,同时,通过这一政策,可以更大程度鼓励残疾人就业,让他们坦然面对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