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阶级冲突蔓延近千城市美政要骂示威者是暴徒

2018-12-06 20:44:15

“阶级冲突”蔓延近千城市 美政要骂示威者是暴徒

10月5日,抗议者在纽约曼哈顿祖科蒂公园内集会示威。新华社申宏摄  美国势头迅猛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蔓延到近1000座城市,但它开始遭遇强烈反击。包括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凯恩在内的多名政要7日公开痛批“占领华尔街”运动是错误的,众院共和党二号人物坎托甚至激烈地指责示威者是“暴徒”。媒体形容共和党“受到惊吓”,这似乎让这场政治面目模糊的运动变得清晰了一点,“阶级冲突”被更多媒体提及。极端右翼的美国“茶党”在过去两年中给美国政治带去浓重的草根色彩,“占领华尔街”运动正在变成美国左派的“茶党”吗?极端保守派和极端自由派相继兴起会给美国政治带来什么?媒体在分析这场运动时,提出大量问题,却很少得出结论,在乱糟糟的局势下做判断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从欧洲到美国发生的事情正被更多分析认为是西方政治制度出了问题,但中国学者袁鹏认为,这种对社会不公和贫富差距的抱怨不因社会制度而差异化,相反,在21世纪,全球公民社会将经历又一轮觉醒,各国人民在这一过程中表达出共同的诉求,无论那种体制都不能例外。  共和党“受到惊吓”  “占领华尔街”运动7日在美国多个城市迅速蔓延。美国有线电视说,从东到西,“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扩展到全美国。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称,“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抵达美国南方腹地,奥斯汀、休斯敦等城市都出现数百名示威者。得克萨斯州等美国南方腹地向来是美国南方特色、也保守的一片地区,自由派主导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来到这一地区具有指标性的意义。  运动的扩展让它不再是美国政要眼中“可忽略的抗议”。据美国“The Lookout”报道,华尔街抗议者们终于获得他们希望得到的关注。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坎托周五指责“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为“暴徒”。坎托当天在华盛顿对一群保守派人士说,他“越来越担心”抗议活动中“逐渐增加的暴徒”。  《纽约时报》评论说,“占领华尔街”运动现在出名了,抗议活动的模仿者已经遍及全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罗姆尼谴责他们挑起“阶级冲突”,而众院共和党坎托称他们“挑动美国人反对美国人”。  《洛杉矶时报》评论说,在周五之前,们还不能找到一种准确的方式来描述“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示威者,也许是因为示威者本身不能提供一个具体的自我介绍。现在,人们至少知道谁担心这场运动——真正受到惊吓的是共和党人坎托,他把这场运动实际上形容为一种“阶级冲突”,而这是共和党的活动分子用来攻击奥巴马的理由之一,但问题是,坎托是不是也是进行“阶级冲突”的暴徒中的一个?  同样表明反对态度的还有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据路透社报道,布隆伯格周五痛批“占领华尔街”游行,他在每周电台讲话中称:“他们现在所做的,是让这个城市的工作机会流失。”他说:“金融业是我们经济的重要部分,如果像他们希望的那样,导致金融业职位和人才流失,我们就没钱支付市政员工薪水,没钱保持公园清洁,没钱做其他任何事情了。”  “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让美国按政党分裂成两个阵营,民主党人对这一示威活动开始表示支持。《纽约时报》自由派专栏作家克鲁格曼建议,此活动可以成为更大声势运动的开始。他写道:“我们终于看到一场广受欢迎运动的兴起,它区别于茶党,将愤怒瞄准正确的人群。抗议者们拒绝提出具体要求,但他们对日益加剧的不平等,以及金钱尤其是金融行业金钱对政治的畸形影响力表示愤怒。”他说,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对这项草根运动表示接受,因为其矛头直指大银行及他们背后的政治支持者。  而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凯恩周五重申他对“占领华尔街”抗议者的批评,称其行为是“反资本主义”和“反自由市场”的。凯恩称,抗议者们矛头指向错误,华尔街没有制定失败的政策,也没有花掉上万亿的美元,“你们可以在华尔街上表达你们的诉求,但是问题事实上在于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的白宫。如果你找不到症结所在,你将永远得不到正确答案”。  日本《中日》8日评论说,假如这场运动持续扩大和加剧,终会催生出民众要求的“新的分配方案”,那么会导致大众同富裕层、精英层的对立,导致美国社会的分裂,让美国更加不安全。[1][2][3]下一页两党“拉开阵势公开射击”  “‘占领华尔街’运动是民主党的茶党?”《丹佛邮报》8日的文章发出这种疑问。文章称,随着纽约金融心脏地区反华尔街抗议活动的继续,他们为处于困境中的自由主义者们提供了一个诱人的前景:他们可能见证大选年的重新定义。奥巴马回避了该运动是否会成为“左派的茶党”这一问题,但副总统拜登则在两种不同意识形态的抗议中找到了直接联系。拜登称,两者的诞生都源于现行政治系统运转失常,“我们救助金融街的巨亨,却未能解决捉襟见肘的普通美国人的问题”。文章认为,茶党选民令共和党喜忧参半,而现在民主党战略家们也看到类似的威胁,因为街头激进分子有着不可预测性。它能发展到多大,走向何方,谁也说不准。  路透社的文章问道,示威者的是谁,他们要得到什么,在寒冷的冬天,他们能在公园里坚持多久?  谁都不知道。早期的示威者许多是街头流浪汉和行为艺术家,他们仍不想谢幕,但近期涌入的职业工人和学生显然和他们差异太大。不仅如此,工会和名人的涌入,让人不得不担心运动的政治化和政党化,这一现象的苗头已经出现:民主党政要们纷纷站出来表示同情,而共和党则毫不掩饰他们对示威者的反感,“在这场针对美国企业权力的民粹主义战斗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已拉开阵势公开射击。”路透社称,反华尔街运动将对美国政治造成潜在冲击,但它带来的政治影响和华尔街的交易一样不确定。  美国《大西洋月刊》称,“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发展到近1000个城市,但它能否成为劳工运动的有力臂膀?或是被“专业左派”吞噬?它能否坚持批判与大企业和富人为伍的联邦政府?这一切都没有答案。文章说,“占领华尔街”运动若要想成为一种政治力量,取决于它如何传达自己的信息和使命,“在美国,即使是慷慨激昂的示威者,他们和深受压迫的阿拉伯国家人民的诉求也不一样”,“占领华尔街”运动只是在一个适当时机提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文章认为,如果拥有领导力、运气、工作重心和金钱,该运动聚集相当的政治影响力也不是一个不可实现的梦,“茶党”的胜利曾证明过这一点。  南京大学-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教授任东来8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这场运动和2009年兴起的“茶党”运动一起,反映出美国政治极化严重的现象,政治两极越来越明显,以往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很容易达成共识,现在却更容易针锋相对。不过他认为,这不代表美国会陷入左右极端的对抗,美国政治上的“极化”在平时并不突出,而是跟国内选举政治密切相关,往往在大选期前表现明显,特别是总统大选前。  一些国际媒体开始从“阶级”的视角分析“占领华尔街”运动。西班牙《起义报》的评论称,近大游行的特点和规模使其成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转折点,由工人阶级参与和推动的这次游行对于赢得城市成千上万工人的信任是一个重要机会,与此同时,还可借此加强“占领华尔街”运动与工人运动之间的联系。  日本共产党的机关报《赤旗报》7日在报道中评论称,“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对美国富裕阶级腐败的抗议。由于此次美国工会在游行活动扩大上发挥了很大作用,《赤旗报》赞扬美国工会“勇敢地将国民诉求表达出来”。前一页[1][2][3]下一页全球公民社会将经历又一轮觉醒  对于美国反华尔街示威游行演变成“占领全国的运动”,日本《行政调查》7日评论称,一小撮的富裕阶层统治着国家,很多人在贫困当中喘息,“资本主义国家的多数是这样的状态,由此产生的不满正在世界掀起波澜”。  韩国《东亚》的社论认为,美国反华尔街的示威与法国和英国的移民暴动、希腊的社会福利示威、阿拉伯国家的民主化示威性质不同,既没有移民暴动的掠夺,也没有激烈的街头斗争,更没有满天飞子弹。但华尔街的示威能让世界的资本主义反省弊端,人们对银行和企业极端利己主义的不信任和不满情绪已经达到高点是事实。  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还被一些媒体认为是西方制度的危机。西班牙《国家报》评论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代议制民主政府被两个代理人绑架了,一是政党,他们把政治制度变成由一帮既不负责也不透明的政客控制的政党政治;另一个是市场,市场控制公权谋私利。这一局面导致的结果就是公共利益被迫退居二线。也正因为如此,尽管世界上的民主国家越来越多,但民主的质量却出现明显下降。在经济形势好、资源丰富而且其分配问题容易解决的时候,效率和代表性之间的内在冲突可以轻易解决。但当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我们的政治制度就被扒光衣服赤裸裸地站在那里,无力解决经济面临的问题。雅典的民主理想在失败数百年后才得以以代议制民主的方式复兴,现在代议制民主又陷入内部的严重危机,从雅典到华尔街,民主的理想艰难前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袁鹏认为,如果把美国当下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和中东革命、欧洲骚乱联系起来放在世界大格局下看,这种针对政府的群体现象具有近似的本质,对社会不公和贫富差距的抱怨不因社会制度而差异化。相反,在21世纪,全球公民社会将经历又一轮觉醒,各国人民在这一过程中表达出共同的诉求,无论那种体制都不能例外。( 李勇 孙微 丁大伟 李珍 王刚 张倍鑫 刘畅)

前一页[1][2][3]

开锁培训学校
15crmo石油裂化管
仿真绿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