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健康

超级鉴定术 第三十二章 师侄啊,我们不可以

发布时间:2019-12-05 08:19:14

超级鉴定术 第三十二章 师侄啊,我们不可以

“莫非掌柜的有心事?”

计福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计海正愁眉苦脸看着浩瀚楼近的账数,脸色显然不是太好。

“看来近楼里的符篆卖的极好。”计海轻叹一声道。

“那不是很好么,近也不知怎么回事,生意比起往年好了好几倍。”

计福似是一点也没有担心。

做生意的人哪有不希望自己生意好的。

“就是太好,所以才不寻常。”

计福宽慰道:“青州国道院招新再即,那里可是大凶之地。想要进去的人,为了保存实力在里面走的更远,自然会携带各种符篆备用。符篆大受欢迎,也不奇怪。”

对于修炼者来说,符篆向来都很受欢迎。

修行总不免要在外历练,而这些地方又大多都是一些凶灵之地。

在这种凶险之地历练,自然会有损伤,消耗,意外。一般人又不像方升,后面跟着柳轻轻这么一个人形“大吉祥天女普善咒”。所以这世上的修炼者,通常会带着各种符篆备用,以防万一。

而每年这个时候,青州国道院招新,则更是如此。

“掌柜的只怕是多虑了。”计福又宽慰道。

“楼里原本就没有多少符篆,按照这个速度,只怕很快就会清空。可不要忘了,他们可是知道我们失去了赤电大师这个符篆来源。”计海缓缓道。

说完,他冷哼一声,又道:“只怕是有人在后面故意推波助澜。”

计福似有所悟:“不错,如今正是旺季,若是卷帙浩瀚的浩瀚楼连一点符篆都拿不出来,岂不是天大笑话。那些推波助澜的人,只怕就想我们砸了浩瀚楼的招牌!”

“这些人趁着我们断了来源落井下石,实在是用心歹毒!”计海恨声道。

计福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脸上反而一抹得意,道:“可惜他们要失算了,他们只怕做梦也不会想到,方先生如今的符篆,威力早已超越赤电大师!”

计海叹一口气,他又岂会不知道。

先前在临水庄园的时候,方升的符篆也只是差上少许。

如今,方升实力大涨,更是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符篆威力自然今非昔比!

“如今先生就在我们这里,掌柜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难道忘了先生来青州城是来做什么的?”

“先生来青州城自然是为了青州国道院。”计福不解。

“那里可是大凶之地。”计海感慨一声。

青州国道院是国院分司,帝国重府,圣皇陛下御笔亲点,显然和其他地方不同。

传说青州国道院是一座海外仙岛,缥缈无踪。就算是他,掌管整个大青州浩瀚楼的生意多年,也只知道大概的入门位置。至于到底在哪里,他也不知道。

不过青州国道院的考核倒是一向简单——

只要自己进去就行。

青院入口是一处大凶之地,连考核都不需要。过了轮选拔的人,能自己走进去就行。正是如此,为了保存实力闯到,每年这个时候,符篆类都是大受欢迎。

计海又是一声感慨,道:“先生虽然天赋绝伦,不过终究修炼不久,就算如今修炼魂技,也必然比不上那些多年沉浸的人。别人施展符篆只是为了保存实力,而先生施展符篆却是攻击手段。”

“不错,我们浩瀚楼不能因小失大。”

计福恍然大悟。

他见过方升的出手,施展起符篆来放荡不羁。若是这些符篆拿出去出售,虽然足以让他们浩瀚楼的威势从此声名大噪,只是也会拖累方升。

“所以先生的符篆,我们万万不能拿来出售。”

计海打定主意。

换作是前面在临水城的时候,他或许还会二话不说,选择出售方升的符篆。

那个时候,他向方升提起青院,也只是随口说说,好让方升有个准备,为将来早做打算。在他心里,方升一旦到了青州城,对青院有所了解,自然会自难而退。

只是如今情况却是截然不同。

方升连陆渐都能打败,真要对上那些上三品的菁英子弟,也不是毫无胜算。

纵使是大凶之地,只怕也能走进去。

“行了,将剩下的符篆价格提高一倍,等撑过这次青院招新再说吧。”

“属下这就去办。”计福刚想转身,突然想起什么,道:“苏家小姐倒是来了,不过……她们与先生的关系,属下一时也拿不准,不知该说不该说。”

“先生又岂是那种小气的人,先生的事情我会去说,你先下去吧。”

计海一摆手,转身向方升的住处走去。

方升一抬头就看见了柳轻轻。

以往柳轻轻根本不给他看,稍微撇上一眼便要动手叱喝。

这大概是他次正眼看见柳轻轻。

看的完完整整。

柳轻轻穿着一件单薄秋衫,淡白若雪,比雪更白,更雪更美。

骤然之间,他只觉自己仿佛到了万里雪原,雪夜静寂

,四周万籁无声。静寂之中,有一曼妙女子,盈盈的立在雪地中央,恰如静夜幽昙,雪地花开。

柳轻轻已经走了进来,眼波也如雪月一般,清冷,幽怨。

方升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心神。

就算他再不愿意加入大须弥寺,如今也已事成定局,两人之间也隔了整整一个辈分。

柳轻轻眼中尽是幽怨,欲言又止,轻轻咬着嘴唇,还没说话,眼圈便已泛红。整个人只是站在那里,便已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爱。

方升也不知自己哪里招惹了对方,试探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柳轻轻鼓起勇气,终于道:“我跟她比怎么样。”

“她?”

方升眉头一皱,完全摸不着头脑。

柳轻轻苦着脸,哼声道:“你这色胚,不是一直想着娶妻生子么!”

娶妻生子?

方升眉头又是一皱,有些哭笑不得。

当初,他也只是随便找个借口,用来搪塞苦苦纠缠行尽。在他眼里,出家人大概是不能娶妻生子的,这不过是他对大须弥寺的印象,说完早已忘记。

他倒是没有想到柳轻轻居然一直还记得。

“真的……真的……比不上她么?”方升皱着眉头迟疑不定,已经给了她答案,柳轻轻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几乎快要哭出来。

“这……”

方升彻底不明白了,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是好。

那终究只是一句随口敷衍,又哪来的她?

方升一迷糊,柳轻轻眼圈更红了,两行眼泪已经径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她抬起头来幽幽望了一眼,凄然道:“如果是我要同你‘娶妻生子’呢?”

这丫头是不是被行尽传染,也走火入魔了?

方升完全呆住,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

他同柳轻轻也没认识多久,柳轻轻的反应实在是不合情理。更何况两人一个师叔,一个师侄,若是走在一起,岂不是乱了人伦纲常?

这是要浸猪笼的啊!

“师侄啊……”

方升刚想开口,只是来不及说话,柳轻轻已经冲了过来。

他已经说不出话。

五洲妇儿医院
遵义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南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黑龙江专治癫痫病医院
青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