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体育

仙魔同修 第23章 族印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6:27

仙魔同修 第23章 族印

成功了?

林昊念头刚起,正要施展出修罗血刀的时候,那股杀念力量忽然消失了,仿佛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怎么回事?不是修炼成功了?我怎么施展不出来?”林昊眉头一皱,方才他明明感觉到,自己学会了‘修罗血刀’,可是不管如何鼓荡真元,都难以施展出来。

更为奇怪的是,‘天罡神诀’竟然在扼制‘修罗血刀’,两者如同水火一样,不容于一身,林昊感觉到,如果自己强行施展出来的话,肯定会令这两种功法相冲。

两种迥异的功法在身体内相冲

仙魔同修  第23章 族印

,倒霉的自然是自己,林昊自然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可是,明明修炼成功了,为何却施展不出来呢?

林昊心中满是疑惑。

难道是因为哥哥我天赋异禀,次修炼成功,遭受天妒,所以不让我施展出来?

“看来,得找莫黎长老问一问了,説不定他知道原因。”林昊想到这里,没有过多停留,沿着原路返回,准备去狩猎部找莫黎问一问关于‘修罗血刀’为何修炼成功,却无法施展的缘故。

在回到玄木族的时候,林昊才想起与碧月岚的约定,跑去大摩罗树找了一圈,却没能看到人,不由感到遗憾,没能见到那一副完美的身材,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交出玄器。

来到狩猎部,林昊找了一遍,没现莫黎,拉住了一名狩猎部的成员询问,才知道莫黎长老不久前带人押送物品前往了远在五百里外的青木族,最早也得三天后才能回来。

仙灵山脉中,除去玄木族外,还有大大xiǎoxiǎo数十个部族,一般只有临近的部族之间才会偶尔会面,过于遥远的部族,一年到头,都未必能够见上一次。

“过几天再来找他。”

林昊没有停留,直接转身回家。

刚回到树屋附近,远远就看到森罗正提着一只山鹿迎面走来。

“林昊,你回来的正好,我刚猎了一头山鹿,今晚我们好好大吃一顿。”森罗咧嘴

憨笑道。

“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凝雪?你竟然跑去捕猎?”林昊脸一沉。

“她已经醒了。”森罗説道。

“醒了?”林昊一怔,“她在哪?”

“呐!就在那边洗衣裳呢。”

森罗指了指不远处的河边,果然有一道娇弱的身影正蹲着,身边还堆着不少没洗过的衣衫。

沐凝雪正拧着一条兽皮衣,由于多日的虚弱,加上兽皮衣沾了水,变重了不少,拧了半天,都没能拧出多少水来,xiǎo脸涨得通红,xiǎo身子因为过于吃力,有些颤。

“给我吧!”林昊伸出手,抓住了衣衫。

“昊哥哥……”沐凝雪微微一怔,赶紧摇头道:“不用,还是我来吧,你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説完,就要抢过衣衫。

“不行!你的病才刚好一些,怎么能做这种重活,这些衣衫,就先丢在这里,走,跟我回去休息。”林昊板起了脸,将衣衫随手丢在地上,拉起她就要朝树屋走去。

沐凝雪无奈的跨出一步,忽然一阵头晕目眩,差diǎn栽倒,这时她感到一只强而有力的臂膀拦住了自己背部,紧接着腿部也被另一只臂膀架住,只感觉到身子一轻,低呼一声,她已经被抱了起来。

“听话,回去好好休息,这些活我来做就行了。”林昊柔声道。

“嗯!”

沐凝雪乖巧的应了一声,想起今日之事,xiǎo脸禁不住泛起淡淡的红晕,赶紧将头埋了下来,心底却是甜丝丝的。

附近有几位正在洗衣的女子,见到沐凝雪被林昊抱着,两人一副甜蜜的模样,不由的满眼羡慕。

“如果我家那个男人能这么对我,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别説死,让我做任何事都值了。”

“若不是我已嫁人,肯定会选这xiǎo子嫁。”

“説到命苦,你们能有我命苦?我家男人要一天不打我就不错了,老天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没讱没让我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几位女子想起家中的男人,再和远去的林昊一比,都不约而同的摇头叹气。

……

嘱咐沐凝雪好好歇息后,森罗已经处理好了山鹿,这家伙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坛果酒,当晚两人就喝着果酒吃起了烤鹿。

森罗酒品太差,喝多了又哭又闹,闹了大半天后才沉沉睡去。

林昊也喝得有些微醉,见沐凝雪早已睡着,心底安心了不少,也就转身回房了。

嗯?

林昊忽然感到眉心一阵痒,只见上方闪耀着一diǎn淡淡的碧色,仿佛有人在呼唤自己一样。

“这是什么?”林昊感到奇怪了,赶紧搜寻了一下记忆,才明白这是木族族人特有的族印。

木族内各大部族乃是一脉相传,每一个部族成员从出生那一刻起,就会被族内长者用秘法刻下一颗印记,这颗印记名为‘族印’,主要用以辨识身份与相互之间进行呼应。

一般情况下,族印是用不到的。

只有在集体狩猎的时候,才有可能会用到,同族之间的成员可以利用族印在短距离内定位对方的位置,甚至用以进行简单的传讯。当然,族印是不能频繁使用的,因为这样会过度消耗自身的精力,只有在遇到危机情况之下,同族之间才会启用族印。

“现在都已经深夜了,谁在拿族印来玩?”林昊眉头一皱,站在树屋上,望了一眼四周,却没现有人使用族印。

这説明,族印的感应地diǎn,并非是玄木族内。

不是玄木族内……

难道是禁区?

林昊再次感应了一下,确实不在玄木族内,而自己的本体就在这里,天魔分身就在禁区中,两者之间的意识是共通的,自然传递消息的应该是来自禁区那一块了。

到底是谁在使用族印?

林昊很好奇,通过感应,使用族印的人距离天魔分身的位置最远只有五里的范围而已。

……

禁区深处。

林昊控制着天魔分身朝族印感应的方向移动,自从凝聚了魔魁之体后,他就准备了几套兽皮衣给天魔分身,此刻本体和天魔分身,除去皮肤不同外,外形没有太大的不同。

五里的距离,説远也不远。

近了!

一座破落的古城池建立于一处高地上,经过无数岁月,大半早已被埋入尘土,刚靠近,就听到城内传来了各种魔物的咆哮,以及剧烈的打斗声。

族印感应的方向,就是这里。

林昊没急着进去,而是快速的跳上了古城墙,上方有三四只魔物,这几只魔物在观察了天魔分身片刻后,没有理会,自顾在周边走动,有两只实力较弱的魔物,还赶紧转身离开了。

魔物之间等级森严,哪怕是不同种族的魔物,对实力强大的魔物也是保持着敬畏,一般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同阶或是高一两阶的魔物彼此之间是不会随意厮杀的。

站在城墙上,林昊眺目望去。

城池的一条巷子中,挤满了各种魔物,粗略数过去,至少不下三百余只,在这些魔物围堵的中央,则是一男一女。

男的满脸络腮胡,身形高大硕壮,双手捏着一柄重达千斤的精铁巨锤,当魔物靠近的时候,巨锤猛地朝地上一砸,狂暴无比的魔元力量冲击而出,一道接一道的涟漪冲击而出。

地面迅速龟裂,漫天碎石夹带着可怕的力量激射而出,十余只魔物立马被当场射穿,后方拥挤的魔物,甚至被震得连连后退了一段距离。

厉害!

林昊暗赞了一声。

这名男子实力很强,至少在他之上,方才那一击的威力非常可怕,换做自己前去应付这一招的话,恐怕都难以抵挡下来,除非能够施展天魔并体术,或许还有胜算。

女子身形娇xiǎo,容貌清丽,倒算是一个xiǎo美女,与男子背对着背,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什么缘故,女子看起来有些虚弱,不过她依旧站着,口中默念有词,似乎在念动一些特殊的口诀。

唪!

女子念完,更为恐怖的力量从脚下蔓延而出,衣衫与长被掀起的气流吹的猎猎作响,就连身躯也诡异的漂浮到了一米高处,只见魔元涌动,女子双手迅速挥舞,两柄黑色的月刃交叉激射而出。

呲呲……

月刃飞掠了五十米后,回到了女子手中,前方一条直线上的魔物,轰然倒下,它们已经被切成了两半。

真强悍啊!

林昊深吸了一口冷气,这名女子一下竟然斩杀了八十多只魔物,而且死去的魔物还有八阶的。

“看这二人的年龄也不过二十五左右,那名女子更为年轻,竟然就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了,半步魔修,果然名不虚传啊。”林昊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半步魔修出手。

之前遇到的木破杀,与这两人比起来,连提鞋都不配。

纵使他们不用出魔元侵蚀生机的特性,单靠他们的力量,在同阶灵士中,也是处于强大的存在。

女子释放出强大的一击后,脸色有些难看,消耗似乎有些大,男子虽然勇猛无比,实力也很强,但面对源源不断的魔物新力军,纵使他们能够斩杀大量魔物,也得付出不xiǎo的代价。

单纯的防守,肯定会出现漏洞。

果然!

男子被一只趁机冲上来的魔物抓了一下,胸口被抓出了深可见骨的伤口,殷红的血液溅射而出,虽然那只偷袭的魔物被男子捏死了,但是鲜血令魔物更加狂躁和暴虐,攻击也变得越来越疯狂,就连女子身上也被抓出了几道伤痕。

嗷嗷……

魔物越聚越多,八个方位都堵得严严实实的。

“依依!等一下我来突围,你有机会就走。”男子咬了咬牙,做下了艰难的决定。

“藤修大哥,那你……”

“我已经受伤,走不掉了。”男子苦涩的摇了摇头,没人比他更了解魔物的习性,一旦见血,不死不休。

青依依目光一黯,没有説什么,而是聚集力量,准备随时突围,身为半步魔修,她自然清楚男子的情况,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男子突围,为她搏取生路,要么两人都死在这里。

“准备!”藤修举起了大锤子,双目死死的盯着前方,他已经做好冲上去的准备了。

青依依握紧了一对月刃。

“冲!”

藤修足部一顿,地面轰的一声巨响,他高高的跃了起来,大量的魔物也随着跳了上去,前仆后继压了过去,早已有所准备的青依依立马俯冲上前,月刃快速绞杀围拢上来的魔物。

池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丽水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无锡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在那个地段
济南哮喘病医院口碑怎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