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体育

團購站鋪店運動結束尋找平衡發展道路

发布时间:2019-06-07 01:12:54

  团购站铺店运动结束寻找平衡发展道路

  铺店运动结束,开始寻找平衡规模和利润的发展道路

  一周前,團購站高朋發生了規模裁員事件。因為事發突然而且涉及人員眾多,高朋和員工的勞資糾紛通過互聯被傳播的沸沸揚揚。無獨有偶,今年4月以來,美團、糯米、開心團購、窩窩團等團購站都出現了一定規模的關閉地方站點的情況,當然一大批員工也隨之離開了這個行業。

  2010年初中国国内出现了家团购站。这种由互相不认识的友联合起来,以超低折扣购买物品或者服务的电子商务模式,受到了中国市场的热捧。一年半之后,国内的团购站数目就超过了5000家,聚集了几十亿的投资资金。尽管团购行业的迅速膨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质疑其发展过快过猛的声音一直没有间断过。高朋事件一出,更是加剧了市场的担心。

  财新《新世纪》周刊郑斐:我觉得其实这种一线团购站,不可否认,他们资金近还是有一定的压力的。具体的表现是几个方面。一个是他们大型的这种户外广告是在下降,不是说有这么多的户外广告像以前那样铺天盖地地在做。

  郑斐,财新《新世纪》周刊,从事PE/VC融资、企业上市报道。 财新《新世纪》周刊郑斐:其二,他们其实也出现了很多大型广告费拖延或者是跟商家的费用拖延情况的出现,但是这种拖延其实也是一种自身出于现金流的考虑。第二个方面,就是说小的团购站跟他们一样去砸广告的时候,就很有可能搞到自己连过冬的钱没有。那么现在有一些小的团购站的确出现这样子的问题,我就不提名字了,像有一家比较小的团购站,它当年铺天盖地地做广告,而且请了很多明星,那么这个广告费用的支出是非常大的。

  除去高昂的推广费用,团购站的另一项大支出,就是铺店费用。即使在一座三线城市,一家团购站通常也需要20名以上的地面人员,和本地商家进行联络、谈判。对于那些动辄铺几百个城市的团购站来说,还需要相应地增加中层管理人员。这样一来,融到手里的钱又少了一大块。

  和其他电子商务模式不同,团购站需要非常大的资金量来支撑它的铺店运动。而目前国内5000多家团购站相互竞争的局面,又迫使游戏的参与者不断花钱去创造知名度。如此一来,各家团购站的报表就不那么好看了。人人公司旗下的糯米2011年二季度亏损450万美元。而团购鼻祖Groupon同期净亏损超过1亿美元。

  团宝CEO任春雷:我们可以容忍亏损底线,我觉得不要超过2000万。

  任春雷,团宝CEO。

  团宝CEO任春雷:如果是5000万、6000万的话,相当于一个月将近1000万美元,不管融多少钱,十个月也就没有了,也是蛮危险的。

  但是任春雷同时也认为,在团购这个行业里投多少钱都是值得的。他的理由是,面对960万平方公里,十几亿中国人口、几亿民,在这个市场里,投入几个亿不算贵。面对盈利这个问题,高朋CEO欧阳云的看法是,团购站盈利的时机还没有到。

  高朋CEO欧阳云:行业确实有资金压力,这是确实的现象。

  欧阳云,高朋CEO。

  高朋CEO欧阳云:我们现在有五千到六千家的站,这些站里面的投资资本,对于他们所投资的站,他们的要求跟他们的耐心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想整体来说,这种现象不会太普遍。因为大家都知道,团购是一个新兴的行业。这个行业的发展,在中国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们要多给团购行业一些信心。

  一方面是投资者提出的短期内迅速增长的高要求,一方面是打垮对手抢占市场的大花费,不管高层是否愿意承认,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团购站和资本的蜜月期已经结束,接下来要考虑的是生存问题。美团的CEO王兴对此直言不讳,他说9个月内,行业必将重新洗牌。

  团购行业的大洗牌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意外。业内人士和行业观察家都同意,众多中小团购站将被大的站收编,胜出的几家团购站将拥有整个中国市场。但我们看到,一线团购站和几家主流的二线团购站在一起,数量上还稍显庞大。谁将成为的胜利者并不是很好判断。更有意思的是,在这场的生存之战中,这些站做出的决策也许能够塑造一个全新的团购行业。

  拉手CEO吴波:前一段一直有言论说团购进入冬天,我觉得对于融到钱的企业来讲,本身下一步是更好的做好对我们用户和商家的服务。

  吴波,拉手CEO。

  拉手CEO吴波:而且团购本身对内需的推动,和消费者控制CPI,还是起到一定作用的。所以我们认为不光大城市的民需要团购服务,三四线城市也需要,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拉手下一步会把我们的产品覆盖城市,从500到年底扩大到1000,使中国更多的民享受到团购的好处和优惠。

  和已经完成第四轮融资的拉手不同,手中资金并不充裕的站,在下一步发展战略上表现出很大的不同。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二线团购站已经放弃了大规模铺店战略,转而调转枪头,朝细分市场奔去。

  24券CEO杜一楠:我们已经从直营的省市扩大到100个以上。更多的不是在拓展上,更多的在精耕细作上,这也是我们在运营过程中要求是相辅相成的。

  杜一楠,24券CEO。

  24券CEO杜一楠:本职工作这个事有很多是需要我们解决的,包括刚才提到的,商家并没有因为团购真正带来价值。我坚信互联永远有新的活力和思路出来,但是作为我们每个行业里的企业来说,更重要的是知道什么是自己该做的事情,而且知道是自己现在需要马上做的事情,什么是六个月以后做的事情。

  除了重新确立市场定位,团购站的触手正在伸向实物类的化妆品、护肤品,和商旅类的机票、酒店和度假产品,甚至计划推出定制类的团购产品。这些举动不仅丰富了团购站的内容,更对其他的分类商品购站造成了直接的冲击。

  事实上,国内团购站的转型和创新一直没有间断过。从早的一天一团到一天多团,到基于社交站的团购发端,再到垂直频道的开通,都给商家和买家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惊喜。但不管形式如何变化,站生死的关键因素还是没有改变。

  财新《新世纪》周刊郑斐:这个模式其实是在不断地整合过程当中的。究竟它未来会怎么样,我觉得至少有几点是可以考虑的。它成本控制究竟做得好不好,就是它一个员工或者它一个地面员工真正能给它带来多少单子。第二,这个行业肯定是要洗牌,因为这个不可能,因为全聚德就这么多,东来顺就这么多。对于团购站来说,它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怎么保证自己后续资金的支持,怎么平衡做大规模和要求利润之间的关系。

  知名互联人士李开复曾做过预言,目前5000多家的团购站,终只能有四五家生存下来。如果李开复一语成谶,那么接下来团购行业要面临的必将是血腥的厮杀。这不仅考验着团购站经理人的智慧,也同样考验着投资人的眼光。当投资团购的狂潮渐渐退去,真正获利的投资者也将浮出水面。 (财新)

治疗痛经吃什么好
治疗痛经的简单方法
中药能治痛经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