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历史

成都鞋業“灰色清關”PK《禁商令》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发布时间:2019-03-06 17:04:26
成都鞋業“灰色清關”PK《禁商令》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2008-09-25 08:06:05 來源:南方報業傳媒集團-21世紀經濟報道 http://www.cnxz.cn/
  9月20日,在俄羅斯方面放貨的第三天,部分通過正規手續出口的成都鞋陸續“物歸原主”。而半數以上通過非正規手續出口的經銷商則很有可能受到嚴重的罰款。

  據中國駐俄羅斯使館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鞋類產品出口量在俄羅斯進口市場占位。 

  而四川省商務廳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被譽為“中國女鞋之都”的成都市武侯區,有1700余家女鞋生產企業,90%的產品出口俄羅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中俄貿易一直是“非正規貿易”。近10多年來,成都女鞋多是以“包機包稅”途徑進入俄羅斯市場的。而俄總理弗拉德科夫簽署《俄羅斯聯邦禁止外國人在售貨攤位和市場從事零售工作政府令》(以下簡稱《禁商令》)的執行,經營俄羅斯市場的成都女鞋廠商卻未充分重視,近日終遭俄方徹查。

徹查地震

9月15日,一個不祥的消息從俄羅斯向許多成都鞋商襲來。“公司才出口到俄羅斯的總價值800多萬元人民幣的10萬雙女靴被查封。”成都新永鑫鞋業總經理楊永東的電話響個不停,“目前貨物還不能動,情況不明朗”。

被查封的不只是新永鑫一家企業,整個俄羅斯的阿斯泰市場倉庫都處于查封狀態。很多成都鞋企被查封的貨品價值上千萬,整個市場被查封的成都鞋超過千萬雙。

對于這次徹查,很多鞋企老板覺得非常突然。武侯區一位鞋廠老板告訴本報記者,以前俄方都是通過邊境口岸,對進出口貿易的物流公司進行查處,打擊面不大。企業有物流公司的賠償,也沒有什么損失。而此次是直接查封市場,進入阿斯泰的貨物被封,讓很多鞋企面臨滅頂之災。

目前,市場內大多數由中國人經營的攤位都已關閉,大多數成都鞋商被迫選擇離去。據悉,這次有超過500家成都鞋廠受到影響,一系列連鎖反應無異于一場皮鞋市場的地震。

據四川省海關統計數據顯示,早在2005年四川對俄進出口總額就達1.29億美元,其中出口額1.12億美元,成為四川第13大進出口市場和第10大出口市場。其中鞋貿占比重。

而據知情人透露,川鞋占中國出口俄羅斯女鞋市場的主導地位,僅2005年四川省出口到俄羅斯的皮鞋就達5000萬雙,價值7億美元其中灰色鞋貿為主,交易金額未計入海關統計數據。 《禁商令》PK“灰色通關” “此次成都如此多的鞋企被徹查,主要原因是沒有對俄去年出臺的‘禁商令’引起充分重視。為了降低成本,減少中間費用仍采用‘灰色通關’輸出。”四川省商務廳一位官員告訴記者。 據悉,中俄貿易一直是“非正規貿易”。由于歷史原因和俄羅斯的特殊國情,自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包括鞋業在內的很多中國商品都是通過“包機包稅”途徑進入俄羅斯市場的。貨主只要向貨運公司繳納運費,就可以由貨運公司將貨物運往目的地,并由貨運公司委托的“清關公司”代理清關。其間貨主自己不用和海關打任何交道,“清關公司”就會把所有俄羅斯海關報關手續辦好,這種通關方式被界定為“灰色清關”。

而在常態中俄貿易中,貨運公司只負責將貨物運至目的地國,貨主須向海關辦理清關手續,其程序復雜、花費的時間也很多。

根據國際慣例規定,灰色清關即貨物通過設立海關的地點進出境,但采取偽報(品名、價格、規格、貿易方式、原產國別等)、瞞報、偽裝、藏匿等手段,將合同價格故意壓低,或者將高稅率商品報成低稅率商品,以求達到偷逃關稅的目的。以此種方式清關的商品品名在海關記錄中不變,但價格和規格與真實情況差距甚遠。

一位匿名鞋企老板向記者透露,成都鞋企通過“清關公司”,賄賂通關官員,通常100元人民幣的鞋子,報價只有10元,交很少關稅就可以過關。“由于部分物資相對短缺,而川鞋價廉物美,當地老百姓需求大,地方政府因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前述鞋企老板稱。

  記者了解到,成都女鞋企業產品流入俄羅斯渠道主要有三種。種是在俄羅斯開設檔口,目前共有50家企業如此操作,每家企業大約年銷售額在200萬美元,該渠道占出口額的15%;第二種是采取邊貿的形式,主要通過北京、新疆、廣州、綏芬河等口岸銷往俄羅斯,這種方式操作方便,占出口額的50%以上;第三種方式就是溫州商人的直接采購,年采購達數億元,占出口額的30%。

四川西部鞋都公司董事長彭軍向記者透露,據他了解的9個公司雖然歸屬上述3種渠道,但方式上卻有9種不同操作。而各種方法對俄都會涉及“灰色”部分。

基于“灰色通關”造成俄羅斯大量稅收流失,俄總理弗拉德科夫簽署的《禁商令》對進入俄羅斯銷售的產品做了詳細規定,對進俄貿易的成都鞋企進行了一系列限制。

新政出臺后,在俄羅斯從事零售業的近萬中國人紛紛離開俄羅斯,許多銷售方式單一的企業被迫關門歇業,成都女鞋一度陷入低谷。而后的幾個月間,該法令卻形同虛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稱,成都鞋出口利潤很薄,為了節省成本只能鋌而走險。“雖然《禁商令》早在2007年4月生效,但國內仍有很多商家在俄境內繼續沿用‘灰色通關’的方法。”前述四川商務廳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目前成都鞋在俄羅斯面向的主要是中低端市場,難以進入俄羅斯國內的商場、百貨超市等主流消費市場,長期以“跑零單”的形式存在。同時,成都鞋貼牌產品多,自創品牌少,在俄羅斯市場沒有一個知名度高的品牌,這也制約了成都鞋業的外貿發展。

突圍鞋業寒冬

“優勢品牌占的比例有限,大多數鞋企還缺乏品牌意識,”彭軍歸結原因時稱,“此次徹查事件,也暴露了成都鞋業的營銷渠道以外銷為主,外銷對象單一的缺陷。”

業內人士指出,必須轉變成都鞋業單一的、灰色的、被動的傳統貿易模式。同時,走國際化“大貿”之路,推動雙邊正常鞋貿渠道的建立,謀求成都鞋業在“新政”下出口到俄羅斯的新發展。

“只有俄中經濟貿易中心、北京中俄控股集團、四川西部鞋都公司達成戰略合作協議,組織企業到俄羅斯推廣產品,取消中間商環節,通過企業產品直接接觸終端客戶,再組織企業從海關、運輸等途徑進行規范的聯盟出擊方式,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當前的困境。”四川社科院宏觀經濟學專家林凌認為。

同時,通過專業貿易洽談會的平臺,讓成都鞋走出去也是一種辦法。事實上,早在去年4月份,俄羅斯方面就組團到成都,包括阿拉帕等50余家采購商與武侯區中國女鞋之都的鞋業企業直接對話。當時卡美多、古奇、艾米爾等成都優勢鞋業企業與俄羅斯采購商“一對一”接觸,讓俄羅斯的采購商直接現場定單。

業內人士預測,由于成都鞋業進入俄羅斯市場多數是通過灰色清關的形式,對邊貿依賴過重,通過此次事件及延續,成都鞋業將面臨一次重大洗牌。利鲁唑片的作用
什么病会导致经期延长
脑缺血的症状和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