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时尚

意念成魔 第六章:主动

发布时间:2019-12-05 05:18:58

意念成魔 第六章:主动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章灵惜翻了个身子,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散了架一样难受。

她猛地一惊,这种感觉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时候浔仇推门进来,清晨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脸上泛着一种淡然的笑意。

浔仇端着药碗,轻轻的将药碗放在桌子上,柔声道:“早啊。”

“早……早。”章灵惜不知怎么,竟然娇羞的应了一声,就像是新婚的妻子,然后她意识到了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才猛的道。

“昨晚上你把我…把我……”

浔仇嘴角上勾起一抹坏笑,道:“怎么这么笨,居然到现在才感觉到。”

章灵惜惊叫了一声,一下子拉开了被子,然后接着一声震天尖叫便响了起来。

公良玉从远处听到这尖叫声就急忙忙的跑过来,她推开房门就看到了她绞尽脑汁都想不到的一幕。

浔仇朝着门外扭着头,手扶着眉头,无奈的道:“赶紧帮她收拾收拾。”然后就赶紧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身上只有一套很薄内衣的章灵惜跪坐在床上,被子早就划到了一边,光洁的肌肤与完美的身体散发着圣洁迷人的光芒。

然后她又一声尖叫,直接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

公良玉坐到床边,拉开被子露出她的那张已经透红的脸,没好气的道:“大清早的就鬼哭狼嚎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们一起来就做上了呢?”

章灵惜脸上的红直接蔓延到了耳根,娇声斥责,“胡说什么!”

“你昨晚睡着了,衣服是浔仇让我帮你换的。”说着她走到房间的柜子里,从其中拿出一套新裙扔给她,然后拍了拍手,有些不愿意多参与的样子,道:“你的药熬好了,赶紧把衣服换上,我叫他进来。”

说着公良玉根本不听章灵惜的喊声,直接推开房门走了出来,后者恼怒的瞪着公良玉离去的方向,低声的啐了一声,但是随即意识到问题所在,抓起裙子赶紧换上。

然后她刚把衣服换上,浔仇前脚就踏进屋子里来了。

看着衣衫凌乱,有些失去章法的章灵惜,浔仇摇头笑了笑,然后端起药碗,做到床边。

她拉起被子挡住身体,像是躲避瘟神一样躲着浔仇,身体不断的向后缩着。

浔仇一把拉住她的手腕,颇为强硬的将药碗塞到她的手上,道:“赶紧把药喝了。”

这张床本来就不大,两人这样子靠的很近,几乎能感受到对方呼吸的热度。

章灵惜一双圆鼓鼓的眼睛只是瞪着浔仇,根本不接他这一茬。

浔仇面色一寒,厉声威胁道:“你再不听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章灵惜万万没有想到浔仇会忽然蹦出这么一句不了脸的话来,她扬起手,一边叱骂着,一边就要打向浔仇。

“你不要脸!”

但是这一次她失算了,她的这一巴掌刚刚抬起来,整个人都觉得软的厉害,浔仇轻而易举的抓住她的手腕。

“你居然封了我体内的能量!?”章灵惜怒斥道。

“免得你不老实,如果你再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行为,我不仅会封住你体内的能量,还会把你困在床上,我倒是不介意以后像是养个小鸟一样养着你。”

说着他再把药碗推给她,看着她的样子,吓唬道:“难道真的想让我一口口的用嘴喂你吗?”

章灵惜想到昨晚的疯狂,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赶紧把碗接过来,开始喝起来。

药水很苦,她的眉头皱起来,硬撑着全部喝下去。浔仇望着她脸上的神色,问道:“很苦吗?”

章灵惜瞪了他一眼,道:“你自己怎么不试试。”

“好啊。”浔仇耸了耸肩,一下子弯下腰来,在她的唇角亲了一下,吓得她连连后退,险些撞到了后面的墙壁。

浔仇的舌头舔了舔上唇,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冲着章灵惜坏笑道:“那里苦了,分明很甜啊。”

章灵惜瞪着他,两腮气的鼓鼓的,看着他舔唇的动作,俏脸又是不争气的泛红。

如果说四天前在临京城的浔仇对她是礼貌客气,现在就完全是牛皮膏药,死死贴住各种不要脸。

但是这种方式却是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章灵惜对于浔仇现在就两种状况,要不就让她安静她会发疯,要不就占她便宜让她害羞。

浔仇想起小时候自己没少欺负她,可她还是一副温柔可爱的样子,现在看起来,对付她根本不能像是对付何馥婉那样儒雅,手段简单粗暴,反而更好。

这女人骨子里居然还藏着一种受虐倾向。

章灵惜手不了这种尴尬的情形,这时候她的心猛地颤了一下,这让她从尴尬中转移了注意力。

她的心脏颤抖过之后便有一种剧痛感传来,这种感觉并不像是之前心痛时候那种撕裂一般的痛苦,而像是两股能量在心脏中撞击,随时要撑开心房一样。

浔仇赶紧抓起章灵惜的手,然后让她盘腿坐在床上,从后面帮她运功疗伤。

佛变精神力准确的找到她心房中两股能量撞击的位置,这些金色的佛变精神力连接着她心脏中一紫一金的两股能量,很快让它们平静下来。

章灵惜因痛苦而紧闭的眉头缓缓舒展起来,好一会儿之后,她的心跳逐渐恢复正常,她才睁开眼睛。

浔仇从她身后抱住她。

两人都没有说话,她只能得听到两人的呼吸声,一伏一起。

浔仇的身上很温暖,心脏有力的跳动着,她本来就被封住了力量,之前心脏剧痛刚刚恢复,整个人都很虚弱,她这样枕着他的肩膀,就像是她此时的依靠。

章灵惜心中有了一种沧桑的悲凉。

这是她的也恨的男人,但是命运总是拿她们开玩笑,当她决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要迎接风雨,当她决定放开他的时候,又把他送到自己眼前。

她们就像是林地里的藤与树,死死的缠绕着,紧紧依偎哪怕是一丁点的缝隙都没有,如他们两个硬生生的分开,只能让他们生不如死,但是他们却也在不断的争抢,相爱想杀。

现在他们已经是两败俱伤。

她父母尽失,孤家寡人,他名扬天下,却空虚惆怅。

这难道就是上天为她们安排的命运?

“浔仇,这难道就是我们的命运吗?”章灵惜的颤抖着说道,一滴泪水打在浔仇的手背上,在他手背上晕开。

浔仇扳过她的身体,在她颤抖中轻轻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命运不能主宰所有人的,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不已经是向着打破命运迈出了一大步了吗

?”

她望着他的眼睛,他的目光是那么柔情,他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柔和可亲,他的手掌是那么坚定的抓着自己,不愿意放手一分一秒。

她举得他的话并不是那么的没有道理,因为四天前从临京城离开的时候,她还是觉得两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这样亲密相处的情形了。

“所以,不管你心里多么的怨我恨我,不管上一代之间的恩怨有多么的曲折复杂,难道折磨了我们十多年之后现在还不应该结束吗?我没有杀你爹,是他自尽的,而且我不会纠缠一个让我仅仅是心动而已的姑娘,但如果没有她,就算是我的心脏在跳动,我都会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那我只能自私的把她留在身边。”

他伸手把她给抱住,在她的耳边道:“原谅我的自私吧,因为没有她,我真的活不下去啊。”

她的身体颤了一下,任由浔仇搂着自己。

她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那样清晰,那样执着。

浔仇缓缓的松开她,伸手轻轻的为她抹去脸上的泪水。

“你早上有没有洗过手啊,脏死了。”章灵惜缓过劲,像是躲瘟神一样躲了躲浔仇的手,恶意冷嘲着。只是绝美的脸上还是一片羞红,出卖了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浔仇看着她一脸嫌弃的样子,脸上的热情似乎在渐渐的消退。

他的眉头皱起来,然后从床上下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语气中有些疲累了。

“你还有没有完,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真的累了。”

章灵惜愣了一下,看着他眼中的疏离与漠然,脸上浮现出一抹惨笑,随后便朝着浔仇吼了起来:“好啊,你累了就走,别再了招惹我了!”

她一手指着门,一边吼道。

浔仇冲着她哼了一声,然后摔门而去。

章灵惜怔怔的望着那忽闪着的房门,半响之后抱着膝盖,嘤嘤的坐在床上哭了起来。

混蛋,这点耐心都没有,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她一边哭着一边在心里骂着浔仇,然后她的眼睛无意间看到了床边的一双腿,她愕然的抬起头,梨花带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愕然。

浔仇心疼的望着她,道:“明明心里面不舍得我走,为什么要说狠话折磨自己?”

她紧咬红唇,望着他一言不发。

“不过就算是你这样,我还是不会走,我还是会爱你,我还是会等,就算是一天,一月,一年,一……”

她直接从床上跳起来,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疯狂的吻向他,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武汉博仕中医肛肠医院谢维娅
烟台治疗白癜风医院
西藏癫痫病医院
柳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