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新旅团员崔士臣忆发动儿童团种下抗日庄稼标

2018-08-09 19:52:19

崔士臣的题词联合采访团在医院采访新旅老团员崔士臣。

崔士臣主编的《新安旅行团在苏北》单家港儿童团合影虽然我们没有拿起刀枪走上战场,做的事情也是琐碎的,但正是这细小力量的汇集,润物无声的宣传,为抗战的胜利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8月18日,重走新旅抗战路—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行动联合采访团来到盐城,见到了86岁的新旅老团员崔士臣。

他如数家珍般地讲述着新旅和儿童团的历史,并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从1942年被选为学校的儿童团长,到1945年正式成为新旅一员,再到退休后筹划成立盐城市新安旅行团历史研究会并被推选为会长,崔士臣的一生,与新旅结下了不解之缘。

◎讲述:活跃在敌后的儿童团1942年3月,新旅愉快地接受了刘少奇、陈毅等领导同志提出的光荣任务:组成苏北10万抗日儿童团。

那时,崔士臣13岁,在建湖县大崔庄的乡村小学校读书。

得知自己的学校要成立儿童团,崔士臣第一个报名参加,并被同学们推选为宣传队长。

能说会写、爱唱爱跳的他很快崭露头角,后来学校选儿童团团长,100多名师生有一半以上投了我的票。

1944年,在区儿童团代表大会上防火窗价格
,我被选为区儿童团团长,1945年春天被选为县儿童团委员和盐阜区少年儿童代表,参加了盐阜区少年儿童代表大会。

说起自己在儿童团时期的生活,崔老的脸上写满了自豪。

站岗放哨、传送情报、募集食品物资、组织文艺演出拥军慰问……儿童团在各项抗日活动中,最有能耐的还要数抗日宣传。

在崔老的回忆里,儿童团的孩子们一个个英勇睿智、充满斗志。

标语写在墙上,日寇扫荡要铲除,铲不完就烧,甚至炸毁房子,团员们后来就把抗日标语写在路上、桥上。

白天被日寇涂掉,团员们晚上再来写。

写标语没有颜料,儿童团员们就用锅底灰、石灰代替。

为了让标语能够长时间保留,大家可动了不少脑筋。

崔老回忆说,敌人最恨的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这条我们写得最多。

不仅写,儿童团员们还在日寇常走的路上先挖成字,再种下麦种

,于是首先路面上的新土成字,接着下雨后麦苗长出来,又是一条庄稼标语,日寇一时无法铲除,即使割了麦子,留下的麦根还是标语。

除此之外,他们还想出了把标语传单用高空风筝和水上漂流瓶传送,以及用弹弓射进敌伪军据点的办法,看到的日寇气急败坏,而不少伪军则在爱国标语的感召下主动投诚。

新旅用了三年的时间在盐阜地区发展了18万人的儿童团,影响非常深远。

时隔七十年,再次说起新旅和儿童团,崔士臣非常感慨。

这些孩子人小力量大,不仅在抗战宣传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还发起了每人募集一斤铁、一斤山芋、一颗白菜的活动,为抗战提供了物资保障。

这些被新旅精神熏陶过的孩子,也成为了新四军巨大的后备力量。

◎感恩:新旅是少年儿童大熔炉1944年底,崔士臣作为区儿童团长参加儿童团整训,优秀的表现获得了时任新旅团长左林的青睐。

1945年,崔士臣正式成为新旅的一员。

在新旅生活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在那里学到的知识、感受到的集体的温暖,让崔士臣受益一生。

新旅的学习气氛很浓厚,大家在一起生活,互相关心、彼此照顾、真诚相处。

对崔士臣来说,新旅就像一个少年儿童的大熔炉,让进来的每一个人都得到了特殊的成长。

最让崔老难忘的,是他在新旅苏北分团当司务长的那段经历。

新旅从成立开始就重视实践陶行知提出的‘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的理念,团里的生活、工作、学习等都由自己管理,大家轮流担任会计、司务、保管员等工作,使大家学到管理自己生活的本领。

崔士臣担任司务长时,为了让大家吃得好,以愉快的心情更好地投入工作学习,他可着实费了一番心思。

几十个人在一起生活,口味不同、饭量不同,同样一盆菜,有的组不够吃,有的组吃不了。

众口难调,再加上物质匮乏,要想在饭菜上做出花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崔士臣通过一周的留心观察,逐渐掌握了大家的口味偏好,于是调整菜谱,采购时尽量多买大家爱吃又价格便宜的菜,回来将分量做得很足,让每个人都能不限量地吃。

为了防止吃不完浪费,分菜时,崔士臣先给每个人少分一点,喜欢吃的再多加一点。

我做司务长的那两三个月,大家都很满意。

我自己也做了总结,那就是在集体里做事不能有私心,要真正从集体出发,为大家考虑,才能得到大家的肯定。

在新旅的日子里,大家相处得亲密无间,工作上互相关心支持,生活上互相帮助照顾,留下了很多感人的故事。

崔士臣说。

1945年6月,华中解放区得到了一笔联合国儿童福利救济基金,新旅作为少年儿童团体的代表也分到了一份,总团给苏北分团拨了约3万元。

钱怎么用,完全由团员民主决定。

当时有人提议团里的幕布旧了可以添置一副新幕布,有人说给大家制定一个月营养计划,最后集中多数意见,采纳了由团长李洪生提出的给每人置办一顶小蚊帐的意见。

李洪生作为团长,自己是有一顶小帐子的,他看到大家都没有蚊帐,整天受蚊虫滋扰心里很不舒服。

那时他不过才20岁,能这样为别人着想,非常难能可贵。

◎传承:退休后致力新旅历史研究1946年底,崔士臣离开了新旅。

此后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县委、市委多个部门的不同职务。

几十年的工作中,新旅精神一直在激励和滋养着他,让他不畏艰苦农业烘干机
,深入最贫困的农村地区,为地方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从1947年到地方参加工作到1979年被调到盐城棉麻公司,30多年里我在3个县、15个公社、28个大队、154个生产队蹲过点,保证所蹲点的大队、生产队在当年棉粮增产,经济增收,社员收入和口粮增加。

1983年在盐城棉麻公司任职时,崔士臣首创棉花按户收购,创建了全国第一个文明收花站,得到了商业部嘉奖。

难忘新旅的那段经历,从岗位上退下来后四轴加工中心
,崔士臣开始积极筹划成立盐城市新安旅行团历史研究会,并被推选为会长,不遗余力地传承和发扬新旅精神。

为纪念新旅成立60周年,崔士臣和研究会其他成员一起撰写了《纪念毛主席写信给新安旅行团50周年》、《盐阜18万儿童团诞生记》、《不脱产的抗日小兵团》等20多篇文章、专稿,并且参与组织纪念新旅成立60周年活动。

1995年,为了更好地传承新旅精神,崔士臣开始筹划《新安旅行团在苏北》一书。

一直编到1998年出版,我那三年的工资除了生活开销全部用在这本书上了。

除了到盐城市所有的党史办公室、革命遗址、纪念馆等地方搜集资料,还到全国各地寻访当年的新旅团员。

尽管过程十分艰辛,但是听到新旅老团员竖起大拇指对他说:你为新旅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看着收录在书中的八十余篇文章和新旅资料,崔士臣特别欣慰。

我们的目的,就是让后人知道新旅的功绩,传承新旅的精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