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港 > 生活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五八零章 古城控制中枢

发布时间:2019-09-16 16:14:33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五八零章 古城控制中枢

……

当易庭来到了万钧高塔的第十层所在,发觉重力正好就是外界的百倍之多,而此处是个圆顶的大殿,随意一扫之下,似乎并没看见出路。

不过易庭也没有时间细看,在确定附近没有离开或藏身之处后,便转身开始布置起四品法阵禁制,要将万钧通道的出口给暂时封印起来。

易庭是在古城之内才晋升到四品阵法师的,身上自然不会有高品级的布阵阵旗,而三品以下的阵旗绝大多数都被他用在衡岩关的城墙上头了,这点易庭自个儿当然清楚,不过他早已想到了替带的物品,他身上还有比起四品阵旗还要适合的布阵器具,那便是由阴冥鬼侍洞府中所获得的大量‘纯阴灵石’。

这些纯阴灵石可是阴冥鬼侍耗费自身力气所提纯出来的,每一颗都有着头颅般大小,质量上还相当于上品灵石,所以单单拿出一颗来,就大约相当于十颗普通的上品灵石。

一颗上品灵石等于十颗中品灵石,等于百颗下品灵石,所以易庭这纯阴灵石一颗,就已相当于一千颗的下品灵石,而且更重要的是,其带有纯粹的阴属性,用来布置阻挡狐姬两人的禁制法阵,效果将会增加好几倍之多。

狐姬与蚩郊乃是来自于幽冥界,其修炼的功法十之八九会偏向于阴属性,因而用纯阴灵石所布置出来的法阵,抵挡阴属性攻击上自然会有加成。

易庭毫不迟疑地便拿出了四十九颗的纯阴灵石来当阵基,开始将整个万钧坡道的出口都给封闭起来。

同时他身上还剩余八十多张的六品波涛符,易庭也不管狐姬跟蚩郊距离出口还有多远,反正每隔数十息时间,便往坡道之下扔出一张波涛符。

六品波涛符只能在坡道上维持十息左右的时间,这也是因为巨大重力的影响,加上两旁还有着深沟,要不然浪涛席卷个数里之地,维持个半刻钟以上才算正常。

不过这仅仅十息的时间,也足够狐姬跟蚩郊郁闷不已了,因为在这坡道之上,一旦停下了脚步,要再重新起步前行,所花费的气力比起持续行走着还要多耗费了许多。

并且刚走没有几步,下一波的浪潮便又冲刷下来,当然会令她们边走边咒骂出声,恨不得马上将易庭捉住后,狠狠地折磨一番。

不过六品波涛符突然间被高频率地施放,两人猜测若不是易庭已走到了坡道的尽头,便是再没有力气支撑着继续前行,因而也是不再留力,只想尽快地向易庭所在逼近。

经过了两刻钟之后,狐姬跟蚩郊终于见到了万钧坡道的尽头,而且还见到易庭就站在出口的正中,除了朝坡道里抛出六品波涛符外,还不停地结着繁复的手印。

“这臭小子还是个阵法师?!不过一个后天境界的小子阵法造诣能有多高?!我们要不要叫他别白费力气了,哈哈。”蚩郊讥讽地说着,不过脸上的厉色却是加深了许多。

“别忘了我们的实力被压抑了大半,如果他布置出来的是个四品法阵,恐怕我们还当真无法将其轰破。”狐姬还看不出易庭正在布置的是几级阵法,但她感觉到一浓烈的阴属性飘荡在空中,心中反而生出了一丝不妙之感。

“四品法阵?!哈,你想太多了,他可是个人族的少年,看样子大概连二十岁都不到,是个一品阵法师就很了不起了,怎有可能布置出来四品的法阵?”

“我总感觉这少年不会做无谓之事,从他能越过我们两人,终还能甩脱开一大段距离,就显示出他绝非简单之辈,何况他若是如此轻易就能够被抓到,又怎可能引起主人的注意,特地将我们两个给送到人族界域中来?”

蚩郊楞了一下,才想到从碰见易庭开始,也已经过了两三个时辰了,若他只是寻常的炼气期修士,怎可能搞得他们灰头土脸,还气闷不已?

“糟了,会不会是躲在他身上的那名高人在布阵,若当真是个四品以上法阵,恐怕我们就要被困在这里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狐姬与蚩郊目前修为都被压抑在结丹期颠峰,照理说四品法阵也无法将他们完全困住,只要全力轰击个数十下也便要瓦解了。

然而受到万钧坡道上动力的影响,此时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恐怕连一半都不到,所以除非是他们开始适应了这里的重力,恢复到一半以上的实力,加上两人连手,才有可能破除掉四品法阵。

但这段时间可不会短,他们都不是炼体的修士,而此时重力已快达到外界的百倍之多,如果他们将身上的真元护盾给完全撤除,恐怕肉身立即就会承受不住而崩坏。

所以在没有炼体功法的辅助之下,只能藉由肉身所能承受得住的重力,渐渐地让体质变强,但如今他们体质就已是相当于炼气后期强度,想要再增强,岂会是件轻易之事?

当然若是他们有足够的灵丹可以快速恢复真元,也并不是不能立即轰破这个法阵,问题是他们没有,身上仅剩的几枚灵丹,都是留作救命之用,哪儿会舍得随便将其用掉。

因而两人心中开始焦急了起来,望着易庭就在眼前,偏偏就是攻击不到他,而且易庭当然也是见到了他们出现,因此施放波涛符的频率变得更高。

而且若是他们不动,那易庭也就不释放下一个波涛符,但只要抬脚走上两步,立即就会有一道波涛符逼他们停下脚步。

就这么不断地走走停停,十多丈远的距离,竟花去了半个时辰左右,然后便见到坡道出口一暗,显然易庭的法阵已是布置完成,再也见不到外部的景象了。

两人的心中咒骂不已,只能快步地走到法阵的面前

,这下子没有波涛符的阻扰,不过一刻钟便走到了坡道的尽头。

蚩郊想也不想,一拳用力地挥出,连同对于易庭的愤恨,一股脑儿地都要轰击在法阵障壁之上。

“住手!!你这白痴!!”狐姬见着了却是惊呼出口,同时她也出了一招,只不过目标却是击向了蚩郊。

蚩郊在极度愤怒之下,根本没声到狐姬的呼声,依然全力地朝着法阵轰击了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法阵障壁一阵剧烈的摇晃,但一息之后便又恢复了原貌,然而蚩郊此刻才发觉自己做了蠢事,因为那巨大的反震之力,将会将他推向坡道下方,除非他能立即再出一拳将落地处轰出一个大坑,否则恐怕就要一路滚落下去,然后掉入一旁的无底深沟当中。

可是他刚刚可是全力挥拳,根本来不及回气再朝地面轰击一下,就在其脸色吓得极度苍白的时刻,背上一道巨力便拍了下来,“咔”地一下,将他的后退之势给阻了下来。

“哼!做事前可不可以动点脑筋?害我还要浪费力气阻止你干的蠢事!”狐姬嗔怒地怪道。

“呼呼~”蚩郊大大地吁了口气,然后才回道,“狐姬,这次谢啦!”

“哼!”狐姬冷哼了一声,便凝重地望向法阵障壁,半晌之后,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们当真要被困在这里了。”

蚩郊也是沉默不语,经过刚刚那一拳的轰击,他已确定面前的正是一个四品法阵,虽然不可能将他们一辈子困死在这儿,但要出去,总得花费个把个月以上的时间,到时易庭早已不知跑那儿去了。

……

易庭在布置完法阵之后,心中也是长长地吁了口气,他对于四品法阵并不熟悉,即便只是简易的法阵禁制,布置起来也是要花费不少时间,好在他所使用的是纯阴灵石当作阵基,否则还真担心会禁受不住蚩郊的轰击。

须知蚩郊可是跟易庭他们一样,都是由古城的逃生地道潜进古城当中的,但易庭他们破不开地道里的单向法阵障壁,代表其至少达到四品以上,但是却被蚩郊给破开了,所以若不是在万钧坡道之中,这四品禁制肯定阻挡不了蚩郊跟狐姬多少时间。

不过在布置完禁制之后,易庭也就不去多想会不会被蚩郊跟狐姬破除,他此时重要的是了解一下这个圆顶封闭大殿,若这里不是古城的控制中枢所在,那么他必须赶快想办法脱离这里,另外去搜寻控制中枢的可能所在之地。

但很快地,他便知道这里就是他所要寻找的地点,因为就在大殿中央有座高台,高台之上正悬浮着一颗黑色金属圆球,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古城相同,并且有着至少是上品灵器以上的威势。

易庭并未见过上品灵器,甚至连中品灵器都未曾接触过,但他本身就是位炼器师,在这古城中又待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了,直觉地就认为这颗圆球就是古城的控制中枢。

不过他并未被发现中枢的狂喜给冲昏了头,因为就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地面上共躺着二十一具的尸骸,其中有七具身上的衣衫居然几乎是完好的,而且样式虽然稍有不同,但材质显然都是一样的。

易庭毫不怀疑这七具尸骸便是炎漠连家之人,因为他们身上的衣衫品级并不算高,顶多也就下品灵器而已,但在百倍的重力作用之下,经过了千百万年还能够保持原状,只证明了其材质本身就是在这动力之下淬炼提纯出来的。

但由几具尸骸倒卧的情况看来,炎漠连家之人完全不敌入侵的十四名外族之人,但奇怪的是,这十四人都倒卧在中央高台的不远之处。

是自相残杀?!还是有其他的机关存在?!

易庭不禁高度地警觉了起来。

……

脚踝骨折后多长时间消肿
腹肌肌肉酸痛怎么缓解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手指戳伤怎么消肿止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